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无聊的产物  

2010-11-03 19:00:00|  分类: 小石姑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挑能大致看懂的部分来呀。自我理解有。

 

包子理事lovelove对谈里有这么一段:

包子:我在音校的时候看了ishi酱的公演,感叹“这个人长得真好看啊”。本以为是更cool的人,交谈之后发现,也有很可爱很女性化的部分。果然是,深入了解后就会喜欢上的类型。

卷毛:越嚼越有味……鱿鱼干吗?(笑)

(鱿鱼干啊……哦,鱿鱼干。鱿鱼干啊!)

 

 

久世:我记得ヒート·ウエーブ那次,ishi酱穿了件圆形的类似裙子的衣装,带着头巾的样子。这个,真不适合ishi酱啊(笑)。虽然我也不适合啦,但我没试过。
卷毛:才不要被你说!
久世:确实我也不是超有女人味的那种。但是,我的情况是“男役样”,捏,ishi酱的情况则是“男人样”,差别很大的哟。
卷毛:(笑)
(在女役这方面,你们两个彼此彼此。。。) 
 
卷毛:ビバ!シバ!那次,出现过non酱不出场,我就没办法出场的情况哟。
久世:骗人—。
卷毛:真的(笑)。换场后,应该是按照mitsue酱、non酱、我、yuri酱这样的顺序来出场,但是看不到non酱(笑)。我和yuri酱在舞台旁喊着“non—酱!”,虽然听到了回应却看不到人呢。
久世:先出场不就行了(笑)。
卷毛:因为还是下级生,临场应变不太行呢。
久世:现在绝对可以做到了,会说“出来了哟—”之类的。
卷毛:周围紧张死了(笑)。
久世:之后你就组替到雪组了。
卷毛:组替的话,到哪儿都是我家呢。但是当时一想到不能再和月组的大家一起站在舞台上时,哭了。
久世:没见过ishi酱哭呢。哭了吗?
卷毛:只有在组替的时候。
久世:想不起来。
卷毛:虽说要组替了但是完全没有实感,上楼梯时还在发呆,non酱来了,就问我“怎么了?”。我回答“我要组替到雪组了”的时候,实感一下涌了上来,“呜诶~”地哭了出来(笑)。
久世:这样啊?
卷毛:为什么那么重要的事都不记得!(笑)不是一边安慰我“不要哭”陪我走到乐屋嘛?
久世:yura大哭的样子强烈冲击着我,其他的事情记不得咯(笑)。
卷毛:比起我,对yura的印象更深刻吗?(笑)
(小石姑娘你这是在吃醋吗?)
 
 
 
可以看到海还是看到夜景的家?
卷毛:海!
一路&高岭:夜景!
一路:海水的味道,达灭。
卷毛:夜景的话,很吵耶。
一路:我家可以看到夜景,很安静哟。
高岭:能够悠闲地在家呆着只有晚上嘛,如果外面是海的话黑黑的什么都看不到,还是夜景好。
一路:累了一天回到家,看着外面的夜景发呆,时间一下过去了。而且夜景会随着季节的改变而改变。
高岭:冬天很漂亮哟。气温不一样,也会有变化。
一路:冬季下雨了的第二天,非常的漂亮!
卷毛:果然和成长环境有关啊。因为从我家往外看看不到高楼大厦的灯光,只有萤火虫的亮光(笑)。我还是选择海,吹着海风,无法描述的爽快感…
一路:海风不是粘乎乎的吗?
高岭:吹得头发都痛了。
一路:对喉咙也不好。
卷毛:你们知不知道海风还会让车子生锈?
一路:对对,最糟糕不过了不是吗?(笑)
(——啊-啊,小石被爹娘围攻了围攻了。好可爱。话说房子外能看到萤火虫,果然是山里的孩子呀。我家天井有时也能看到萤火虫,果然是乡下的孩子呀- -)
 
只有爱的人生还是物质丰裕却没爱的人生?
一路:只有爱也不错吧。
卷毛:我也是。
一路:难得意见一致(笑)。
高岭:果然还是两方面都想要。
一路:请选出一样来!我觉得和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的话,搭帐篷过日子也无所谓。
高岭:如果物质需求没有达到一定程度的话,我觉得这个说法绝对不成立。心会变得狂躁,然后爱开始瓦解。
卷毛:高岭桑,太过现实了(笑)。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