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1993年5月歌剧 Ranking Talk 同期四人 v2  

2011-05-04 19:51:00|  分类: 石酱·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期!爱!萌!


19935月号歌剧  Ranking Talk 一番は誰?


☆谁洒脱?

轰:大家都洒脱哦。

真琴:只是倾向不一样。

稔:彻底的话是ishi酱。

爱华:Karl HelmutOnly(好像是一个少年向的服装品牌= =一谷歌图片,啊,恍然大悟。

稔: mami酱穿起男装,“到哪里才是真正的肩幅啊?”这样。

全员:(笑)

爱华:是说女性的洒脱还是男孩子气,等级是不一样的哦。

稔:tamo和我是女孩子队。

轰:哎呀,欧巴桑们(笑)。

爱华:什么欧巴桑啊,是欧吉桑!(笑)

轰:但是,在宝塚真的是像欧吉桑的比欧巴桑的多(笑)。

爱华:要说男子气概,应该是这个顺序吧:mami酱、ishi酱、noru、我。虽然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洒脱,有点难。

稔:好好观察那个人不就行了。

爱华:从今天的胸针大小来看,应该是mami酱吧。

轰:我也喜欢金属物。

稔:mami酱戴围巾,再配上花纹的情况不是挺多吗?五颜六色的印象。

真琴:我还是穿黑色和素色的衣服比较多哦。

稔:tamo酱和我才是素色系呢。

轰:好像大人哦。

爱华:是说像大人吗?

真琴:我们还年轻呐。

爱华:年纪还是没变的嘛(笑)。

轰:感觉norutamo绝对在某个地方有柔和的一面。

稔:就算穿着男式西装,还是会流露出来哦。

爱华:我们并没有舍弃女性的那一面。

稔:就是。那样就完全不像自己了。

轰:每个人因为个性不一样所以洒脱也不一样。

爱华:大家好棒!

 

☆谁吃得多?

稔:我——(笑)。我从早上开始就吃两碗饭,公演中就算只有一点点时间,一回到乐屋就吃,秀的间歇也吃。终演后再好好吃一顿,睡觉前还吃。没得吃可辛苦了。

轰:我不会吃这么多。晚上睡觉前要是肚子饿了顶多吃点饼干而已。我怎么听说花组在稽古中不怎么吃东西。

爱华:才没那回事呢。没时间吃所以不吃而已。

真琴:结果等待的时间也在吃。

爱华:mami酱才是不怎么吃。

真琴:该吃的时候还是吃的哦。

爱华:不会吃太多呢。

真琴:早餐一定会吃。

轰:我也是,不吃早餐不行。

稔:但是最近mamibowhall concert,公演前不是还吃了鳗鱼盖饭吗。

爱华:mami酱会突然暴食哦。有时觉得她有没有好好吃饭啊,有时回头一看发现她在拼命吃。所以,吃和不吃时的差别好大。

真琴:tamo也是这样哟——。

爱华:是呀。到极限了才会吃。忘记了就不吃。

轰:不会因为肚子饿而睡不着吗?

稔:有的有的。那样好悲哀啊。

真琴:我做过这样的梦。最近梦到了四个瓦斯炉全都在煮粥(笑)。

轰:吃了吗?

真琴:没吃(笑)。

爱华:下次煮给你吃(笑)。

 

☆谁容易入睡?

爱华:在哪儿都能睡着。

稔:我也是。

真琴:虽然我也能睡,但是入睡一般不太好。

稔:我不困的时候睡不着。有时会一直看书到早上。

爱华:有时虽然在稽古场也能睡着,但是一回到家就睡不着了。

轰:我现在大概睡12个小时,公演时保证有10个小时的睡眠时间,然后逆算出入睡时间。一躺到床上关上电灯就“咕——”睡着了。(睡太多了都睡得脑白金了。。。)

真琴:没试过躺好了又爬起来吗?

轰:没有!!

稔:前段日子熬夜了所以今天睡觉吧!——回家时虽然这么想,但是回到家又不困了,就在家里做扫除……

轰:我很容易睡着,睡着了绝对不会醒!

稔:ishi酱真是完美呢。

 

☆谁最勤快?

爱华:我不行,不是勤快的人(笑)。noru最勤快吧。

轰:noru吧

稔:说不定mami勤快

真琴:tamo也很勤快哦。

爱华:诶——骗人——(笑)。

真琴:没有自己说的那么粗枝大叶。

爱华:真的吗?谢谢,lucky——!

稔:我喜欢整整齐齐,但是也有让人无法忍受的一面。

爱华:音校时代的堇花宿舍我和ishi酱是同室,noru在旁边的房间,noru的房子总是收拾得干净整齐呢。ishi酱和我都希望有人来帮我们啊。怎么没人来帮我们收拾房间呀……之类的。(两个懒鬼= =

轰:是呀。

稔:我将要做的事汇总好写下来才行。在这一点上mami是孜孜不倦地完成的类型。

真琴:做不到或者失败了,继续去做,就变成孜孜不倦了嘛。但是这之间的失败也很多。

稔:坚持不懈的类型呢。

真琴:没有啦——。

稔:是我的话,那个时候做不好的话会变得很讨厌。就一直以那个调子继续下去,说是勤恳不如说是太认真。

爱华:插不上嘴啊,我和ishi酱(笑)。

轰:沉默了。

爱华:第一是noru,第二是mami,然后,ishi酱,我们猜拳吧。

轰·爱华:石头剪子布!

轰:我赢了!我第三,tamo第四。

真琴:但是,ishi酱虽然神经质,看起来不是很勤快的样子。

爱华:虽然我猜拳输了,既然mami那么说了那我就是第三。(爱与真实!)

轰:mami——(笑)。

 

☆成为敌人的话谁最恐怖?

轰·爱华:noru

稔:mami

轰:norumami都差不多呢。tamo和我都呆呆的。

稔:我是Ellroy大伯母嘛,变成敌人是很可怕的哦。

爱华:noru是《Candy Candy》的坏人团队的Ellroy大伯母,我是Annieishi酱就是Albert了。(小甜甜!各种忘剧情OTL

稔:大家都是坏人队嘛。

爱华:最近登了rika的文章之后,虽然有读者来信问tamo桑是不是坏人啊,但这种一般的言论并不是针对使坏的那一面来说的,而是说呆傻地突然窜出来的坏人怪可爱的。而且梆——地盖章的是noru啊。果然还是noru第一。

稔:mami肯定是好人,但是因为眼神凶恶所以排第二。(好坏……)

轰:我们猜拳吧(笑)。

爱华:石头剪子布。

轰:我第三——。

 

☆容易受角色影响的是谁?

轰:有时在稽古场看到mami时,会觉得“那真的是mami吗”的感觉。

爱华:就是mami

真琴:在稽古场感觉会有意识地受影响。

稔:mamitamo都是,剩下的两个人offon完全不一样。

轰:虽然出女役时也没有女人味(笑)。

爱华:ishi酱都有出过女役,我们却没有,为什么呢?

轰:我可是从长裙到迷你裙都演过几次哦。

爱华:真要说的话,我们唯一出过女役的就是康康舞了(笑)。

真琴:希望演点不是喜剧的东西呢。

稔:大概是这样的顺序:mamitamoishi酱,我。

 

☆舞台和舞台里落差最大的是谁?

真琴:舞台和off的印象不一样的是我吧。虽然off走路看起来有点可怕,但是其实人家很温柔的。

稔·轰·爱华:CutCut

稔:把mamioff的印象放到舞台上会很深刻,但一站到舞台上就会变开朗。

真琴:谢谢! 

轰:我最初很寡言,被人说看起来很冷淡。最近说的话变成了文字后,被人说意外地是个很有趣的人呢。

稔:对不起,我好像被说是特别絮絮叨叨又严厉的人(笑),虽然舞台上是soft的印象。tamo无论是舞台还是off都没怎么变嘛。

轰:tamo眼睛瞪那么圆干嘛呀。

爱华:装可爱的孩子尽是好话不是吗。

稔:虽然无法总结,总之tamo是第四。

 

☆喜怒哀乐强烈的是谁?

稔:我就算不是真心的也会“啪”地表现出来了。但是马上就忘了。

爱华:我有时也这样,但是也会忘。ishi酱倒是喜欢的和讨厌的分得很清呢,不管怎么样都要逃掉所以表面上看不出来。

稔:容易哭的也是我。

爱华:我也是哭包。没怎么见mamiishi哭呢。

稔:tamo和我是第一。ishi酱也哭的。

轰:看到老人和动物就不行了。

爱华:可能大家都不知道,mami酱的眼泪很可爱的哟——。(在这方面他某再多爆点料嘛!)

稔:那么,tamo和我是第一,然后是ishimami

爱华:经常笑的也是我吧。笑得像个笨蛋。mami是最不笑的。

稔:这次排得真快。tamo第一,我第二,ishi第三,mami第四。

 

☆要是做新娘的话?

爱华:恭候大驾!

稔:好!是我。

轰:我。

真琴:(笑)。

稔:因为mamiishi酱没有那种能做新娘的气质嘛。

爱华:把她们从这个竞争中剔除出去是理所当然的啊。

真琴:但是,最近公演磨合的时候,和staff们聊起谁是妻子、恋人、友人的时候,我可是妻子的类型哦。

爱华:不是因为不愿意做恋人吗?(笑)要我选的话……能够倾听我无言的控诉的话,应该是mami酱吧。noru是妻子的话,好像会对老公说“去哪儿鬼混了?你在干嘛啊?赶紧给我回来!”之类的话呢。

轰:好严厉啊。

爱华:也不一定真的是这样,看起来是那种会把老公抓得很紧的人。ishi酱的话,会说——你去银行或者交电费的时候一定要万分小心啊。

轰:持续欠费的话会被停机的(笑)。

爱华:要用到钱的时候也拿不出储备金的,果然还是mami酱吧。刚才无言的控诉来了(笑)。

稔:要我选的话,首先排除ishi酱。

轰:为什么啊(笑)。

爱华:是我吧。我等着呢!

稔:mami好像一进家门就会认真干活,但是……。

爱华:所以应该是我吧。因为害羞而不好意思。

稔:那么我们选tamo酱吧。

轰:考虑到我自身的话,每天都是同样的菜单,吃好吃的东西也是到外面去吃,因为清楚自己做不出来那样的食物,所以,离结婚最远的说不定是我。

爱华:第四名!

轰:我是被告知“全部给我这样做”就会感到安心的类型,所以我选noru吧。

稔:不知什么时候,全部都做齐全了也不错吧。

轰:就算是坐着,能在那里吃早饭和晚饭真好啊。什么时候我也变成那样就好了。

稔·爱华·真琴:不可能——。

真琴:我除了ishi酱以外谁都可以。(太坏了!)

轰:为什么大家都避开我啊——(笑)。


那时的四个人 - 扇子 - 泊

(右下空白了,找点别的图填上去,噗)

我总算有点明白为什么他某说小石既是妹妹也是弟弟了……

在同期面前根本就是小孩子www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