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1999年4月歌剧 華の同期生トップ 夢の4トーク  

2011-08-31 20:15:00|  分类: 石酱·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继续乱七八糟= =


歌剧1999年四月号

稔:mami酱成为top大概两年了?

真琴:到今年夏天满两年吧。

稔:ishi酱也差不多?

轰:我是秋天上top,大概一年半。

稔:你们两个都是老手呢。我是新手哦。

爱华:不是最像姐姐的吗(笑)。

稔:不,是小雏鸟。

轰:(笑)。平常最可靠的绝对是noru哦。

真琴:“咚”一样的感觉。

稔:骗人!绝对是骗人的!!很久没和大家聊天,觉得大家都变得可靠了。

轰:以前就一直是由noru来做话题的总结。

真琴:对对。同期真好啊。聊天的时候,就算四个人不能全聚在一起或者少了一个人,因为是同期,所以大家绝对会持有相同的意见呢。

轰:我知道mami一定会这么想的。

真琴:总的来说就是“拜托你了”这四个字。

爱华:因为了解大家的性格,所以只说一句“拜托”就行了。说起来,谢谢大家在花组初日送我的花。这可是其他三组top送的哦——好自豪,到处炫耀。

稔:看到tamo酱的舞台,我喜极而泣。

爱华:我听说noru在自己的初日也哭了哦。

稔:真的吗(笑)。不知怎么,觉得心里满满的。

爱华:我懂我懂。

真琴:说到tamo,我认为是那种把所有的辛苦都背负在自己身上的人。

稔:虽然操心,但是不灰暗。还以为她会意志消沉,却出人意料的开朗。

真琴:有点像组长班长之类的。

稔:虽然有时会嫌麻烦,却很会照顾人。

真琴:还给我煮粥呢。

爱华:真怀念。是有过这种事呢。

稔:啊啦,你们两个是这种关系啊?

轰:以前都不知道。

稔:我们把它记在本子上吧(笑)。

轰:说到tamo,最记得她在音校时一个人工作的场景。

爱华:那是被抛弃了(笑)。

稔:我在音校时也做过委员,觉得人生就此改变了(笑)。

真琴:没有什么做不到的,成绩好得过分(笑)。我还是无法理解音的通用。也不明白为什么音乐也有理论。

稔:mami在这方面,虽然很认真,意外地是感觉派呢。

真琴:我对无法理解的东西很苦手。一旦开始做就要做得彻底。

轰:无法理解就不想做了,在这一点上我和mami是一样的。

爱华:mami酱和ishi酱一旦说这不行,就绝对不行。反过来说这也有好的一面。

真琴:以前,ナインティナイン的冈村君想让我和SMAP出演电视节目,和每个人进行交涉时,应对方法因人而异。我们四个也是性格完全不一样。就是这回事。

稔:当被要求做什么事时,我们四个人的应对完全不一样呢。mami看起来挺难取悦于人,还以为最初会拒绝。

真琴:诶,我是很优柔寡断的哦。

爱华:但是因为是cool的印象,有一种很难打开心扉、在前面拦起一道栅栏的感觉。我是那种没有栅栏的人,大家随便走进来吧。而且,我只要一拦起屏障,就会被说“还以为她是很温柔的人呢。真恶心。”

真琴:好像搞笑艺人(笑)。

稔:平常也不笑嘻嘻的,摆什么臭架子呢?这种感觉吧。

爱华:是的。我是根据被拜托的内容来决断的。

稔:但是,大家说OK的事tamo也绝对OK哦。mami则给人一种无法言语的恐怖印象,让人觉得可能会被拒绝。最后却意外的得到“好啊”的干脆答复。我的话,只会“嗯嗯?”地一个劲地提问。

真琴:“那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样来戳人家的盲点。

稔:对对。总是指出要点,最后回答“那么,好的”的时候说不定反而被对方拒绝呢。ishi酱则是,一开始听的时候就“诶!?”,然后好不容易交谈气氛变得融洽后才答应下来。

轰:因为我出乎意料地怕生,对第一次见面的人会盯着人看。然后觉得“这个类型的人不行呀”的时候,那个人就不会再进入我的视线了。

稔:mami酱和ishi酱拥有我和tamo都没有的虚无感呢。

爱华:我发呆的时候都被说好阴暗嘛。平常都是很开朗的,所以没看到过我低沉的缘故吧。

真琴:但是我并不觉得tamo开朗得像个笨蛋哦。

爱华:谢谢!

轰:但是会面的时候总是感到紧张。与其说是自己做出来的紧张,不如说是无意识地使自己变成紧张状态。

真琴:疲劳的时候也是,觉得要变得阴沉时,就喊一声“好累啊——”。

稔:但是不会有累到要死的时候吗?

爱华:到那时就谁都不想见了。

轰:所以看到这种状况反而担心起来了。

爱华:那就过来看看我啊!

真琴:只要对tamonoru说“好辛苦啊快来救我”,她们就一定会来呢。ishi酱和我是叫喊的那一方。


爱华:诶——!?你们两个不是挺勤快的吗。

真琴:我,绝对不会去。因为走到停车场很麻烦嘛。

爱华:那下次我这么给你打电话“mami~~~~~?来嘛~~~~~?”(笑)。

真琴:最后一定是以“你自己小心啊”来结束(笑)。

爱华:(笑)。ishi酱予科的时候都不会惹人生气呢,好羡慕。

稔:被大家宠爱着哟。

轰:反而是我羡慕地看着你们,为什么都那么干练利落呢。要尽快跟上大家的脚步才行,但是一直都跟不上。所以也没有被依赖过。

爱华:以后大家就依赖ishi酱吧!

轰:不行——!!

真琴:就这么办,就这么办!

轰:且不说这个,尝试着打开mami酱那可怕的心扉后来怎么样了?

爱华:虽然也有小心翼翼打开mami酱心扉的人,但是我是那种咚咚咚就走进去了的类型。虽然会被认为是厚脸皮,因为我擅自开门了嘛。

真琴:开门走进来后,锁也锁上了,再也出不去了(笑)。

爱华:mami酱是我的跟踪狂哦。最近只要在稽古场碰面,她就啪地过来粘着我。大概mami酱是喜欢我吧。

真琴:对,因为tamo是我的偶像啊。

稔:mami酱经常会像这样突然行动呢。而且也有点宅。

真琴:(笑)。关于我的话题就到此为止,说说noru吧。

稔:因为我是小雏鸟,跟在姐姐大人们身后就行了。

爱华:说自己是小雏鸟什么的,其实就是姐姐(笑)。

稔:幼儿园时演的《丑小鸭》我也是演坏心眼的妈妈(笑)。

轰:音校的余兴节目,noru也是演《灰姑娘》的继母呢。

稔:mami不是演灰姑娘吗?

真琴:对对。

稔:为什么是mami演灰姑娘啊?

爱华:说是要不适合演女役的人来演,于是就mami酱了。要是ishi酱的话绝对会笑得跑不动了。

轰:当时我在别的组,又没有演这个剧。

真琴:那次的一年前,我穿着粉红色的紧身衣,演了一位歌手哟。

稔:我演太阳。

爱华:灰姑娘的时候我是解说。

真琴:大家政子桑对吧。记得还戴着浴帽。

爱华:因为我经常被分到搞笑部门。后来想想,一开始也像ishi酱那样装模作样就好了

真琴:绝对可以忍住紧张哦(笑)。

爱华:因为我负责搞笑了嘛,mami酱的灰姑娘之类的就被隐藏起来了,后来没怎么被大家说呢。

稔:tamo的水平完全不一样呢——。我们是裙子组(笑)。

真琴:嗯嗯(笑)。

 

稔:完全没想过我们四个都会走到top这个位置呢。

真琴:也没想过绝对要上top或要搂着top的宝座之类的。

轰:是呢。

爱华:mami酱和ishi酱上top的时候,我觉得真的太好了。

稔:现在是以组为单位来活动,和同期这个身份完全没关联。虽然有着成为真正的舞台人的目标,不过没有绝对要上top之类的决心。

轰:可能是拥有要做就彻底去做的毅力。正因为还有不会死抓着不放的性格的人,所以在某个时期偶然凑在一起成为了top吧。

稔:而且就算成为了top,我们自身也没有任何改变。

轰:我也是。但是周围的目光好像有点变了。

稔:还有就是要怀有责任感。但是自己没有变。也没有可变的东西。

爱华:我们四个人的个性都不一样,大家都拥有自己的理念。自己的生活观、生存方式、姿势之类的。什么都没变过吧。

轰:互不干涉的个性。

真琴:见面的时候马上就能聊到一块,也不是因为是同期才叽里呱啦地聊天。

稔:对对。但是最初tamomami不是在同一个组里竞争吗。好羡慕。

真琴:现在回想觉得真是太好了,当时是被拿来做比较的,也有很多不得了的事哦。

爱华:第一就是大家都不记得我们的名字。“嗯……你是叫做愛華つばさ?”之类的(笑)。

真琴:说是tamimamo呢(笑)。

爱华:我们就干脆开玩笑说“我们是tami”。

真琴:结果我们并没有意识到是被互相比较的,反而是和自己的战斗吧。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觉得那个时期真好。

稔:我一直都没有组替的经验,也没有和同期竞争过。和mami酱一起开bow音乐会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存在,mami酱真的好厉害啊。说到同期间的竞争,会像这样激励着自己的意志呢。ishi酱也组替了吧。这些人真强啊。

爱华:组替的人到了不一样的地方,听说又是重新开始的心情——我很尊敬她们。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很怕生哦。所以要融入到不认识的人群中去,完全无法想象。这样能使自己吸收更多的精华其实也不错呢。

轰:我是下级生的时候组替的,那时的组替还是比较少有的,心想着“我不要——”,还挺震惊的。但是既然来了就安心去接受吧。

爱华:mami酱也是,本来就像是月组的人,大家真厉害。

真琴:以后的下级生也会经历很多经验也蛮有趣的。但是大家的初舞台是从花组开始的呢。

爱华:金色的羊毛紧身裤(笑)。

稔:突然往前面跳的时候,打到了帽子(笑)。

真琴:现在听到那个音乐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动起来。

轰:记得很清楚。

四人:不要忘了那时的心情,以后也要加油哦!


1999年4月歌剧 華の同期生トップ 夢の4トーク - 盛夏的一页 - 泊

 

======================================
这张“全家福”……为什么我有一种爸爸妈妈儿子女儿的错觉……(揉眼)

=A=他米和马莫的kizuna太注目了啊喂。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