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1998年9月号古拉夫 Graph special SESSION Ishi & Mikiko  

2011-10-19 19:40:00|  分类: 石酱·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责任流。。。(溜

==========================================
1998年9月号古拉夫

石:呜哇,最近好吗?
鲇:todoroki桑还是一如既往的男前呢(笑)。虽然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是很可爱的美少女(笑),头发也很长。予科中途开始突然就变得帅气了。
石:一得知考试合格,入学式时就去剪了头发。
鲇:我听说一粒沙时,从奥地利来的那位……
石:脚本家ミヒャエル·クンツェ桑?
鲇:对对,那位老师说“听说宝塚全是女性,但鲁契尼怎么是男性演的。”(笑)
石:后来开party的时候,我特意过去打招呼,“我就是鲁契尼。”(笑)
鲇:林真理子桑在歌剧的随笔里写了有关todoroki桑的事,我觉得真的就是所写的那样啊。
石:(笑)。mikiko呀,备考的时候有稽古吗?通常都有备考稽古之类的。
鲇:去了哦。虽然这么说,但是我和大家的水平完全不一样呢。
石:大家都好厉害。
鲇:我连芭蕾的舞步都不懂,就去学了芭蕾。
石:我连这个也不知道,上课时都是问旁边的人。“这是啥呀?”之类的(笑)。
鲇:我也是,都没试过这样唱歌跳舞什么的。
石:我也只学过日舞而已。结果因为我们,整个水平都降低了吧(笑)。现在回想起来,同期中有很多非常想进宝塚的孩子,努力学习终于进了宝塚,但是不久就退了呢。
鲇:剩下的都是不应留下的人?(笑)。但是ishi酱的柔软性超好的哦。
石:但有九州口音,绝对不想让别人知道,有时全部的台词都是靠钢琴音来记的。
鲇:节奏感也很强。虽然予科时分班了了解得不是很清楚,一起跳舞的时候就觉得ishi酱的节奏感真好啊。而且ishi酱不是都认真稽古了吗。休息日也去上个人课程,回到宿舍还开心地和大家说“我学了这些这些哦”。
石:那是因为肚子很饿了吧。
鲇:一边说着“好像连这个我也可以做到了”,眼睛里闪耀着kirakira光芒的少女般兴奋呢(笑)。而且下次上课时确实进步了。
石:在这一点上现在也没变吧。说过一次之后,下次绝对可以完成。
鲇:不服输呢。
石:非常!
鲇:而且不止是因为这个,果然还是年轻人啊……
石:只有这一点啦!
鲇:虽然之前的对谈也说过了,还记得声乐课吗?按成绩顺序分成六七个等级,从上开始就在第一教室、第二教室之类的。然后轮到我们已经没有教室可用了,只能在练琴的教室里上声乐课(笑)。
石:虽然也有钢琴,但是太阳正晒着那间教室,人就变得很容易发呆了(笑)。
鲇:那间练琴室的成员里还有mami、tamo……
石:还有我和mikiko。
鲇:那间教室的水平啊,差不多都是要从教科书第一页开始学起的呢。noru成绩真好,好像在第二教室?
石:我认为在第一教室。
鲇:但是要考试啊。考试过后ishi酱就晋级了。还剩下我、mami酱和tamo酱(笑)。
石:不不,我从小就是不服输的性格,因为很顽固。大概是因为考试的时候被周围人说“不可能考过”,所以就找一个目标人物“比起那个孩子,我能考过才对”,这样来激励自己,也给自己增加了自信心(笑)。
鲇:我是这样想“大家都好厉害,我是绝对考不过了”。
石:我则是“考不过才奇怪”。但是实际上挺弱的。正因为自己弱小,所以要变得更强。
鲇:想要变强这个想法本身就很棒啊。我不是很想变强,而是钦佩地看着周围的人而已。
石:mikiko真是可爱又引人注目。同期都说是“手冢治虫的世界一样”,缎带骑士那样的类型。一开始是男役呢。
鲇:哪边都好呀。小时候就很喜欢戏剧和西方电影,如果是宝塚的话应该能演西片,就去参加了考试,个子意外地长高了所以就做男役了。
石:我是娘役志愿啊(笑)。在电视上第一次看mao桑(大地)的《ディーン》。看到仁科有理桑穿的那条裙子觉得超可爱的。
鲇:最初偶尔觉得ishi酱会做娘役的呢(笑)。mami酱则是从予科时开始就有一种“啊,男役”的气质。
石:从合格发表的时候开始就是短发了(笑)。
鲇:姿态也很男役的说,总觉得“这个人,不努力的话也是男役呀”。
石:脸也长得像男孩子,又有气场。而且乱七八糟的。所以反而现在更像女孩子。
鲇:如果我是宝塚饭的话,从饭的角度来看,无论是ishi酱还是mami酱,noru还是tamo,都十分引人注目。ishi酱当时就有一种领导力。看到noru就觉得,世界上还真有姿态那么优美的人啊。芭蕾的稽古时也是一直盯着她看,怎么都看不够(笑)。
石:当时穿着粉色的紧身裤,虽然看上去不是什么美腿,但是noru的腿好长啊。
鲇:“啊,这个人一定会成为star”之类的。
石:tamo呢?
鲇:tamo啊,无论从哪方面来说,这个人是原石啊(笑)。
石:呼,呼(笑)
鲇:有不可估量的实力。
石:偶尔会有四个同期一起工作的机会,一聊起来的话,noru果然是姐姐呀。虽然最近变得有点傻(笑)。我的话一直都是一个步调,但是mami会突然转到完全不一样的方向去了。然后,tamo是做总结的。
鲇:不是总结而是清算(笑)。
石:但是,最女孩子气的是mami。和她说上话后会觉得和外见完全不一样,吓一跳呢。
鲇:mami酱很纤细哟。
石:然后,该说说mikiko了吧……。看到你从男役转到娘役,该说是因为本身拥有的华丽吧,例如节拍错了或者走调了,无论是演出家老师还是生徒们都会说“mikiko酱的话没关系啦”(笑)。
鲇:这是在夸我吗?(笑)
石:是夸你哦。这个还有后话,你知道吗?9年前的TMP舞台。那时我刚到雪组,不是和yuri酱、mikiko还有大輝ゆう桑一起唱了首歌吗。是一边踩着节拍一边出场的,但是舞台稽古时一出场的瞬间就被老师骂了(笑)。
鲇:我们从前面的歌稽古开始就被骂呢(笑)。
石:一塌糊涂的。而且有时mikiko完全走调了嘛,“怎么搞的啊!”(笑)。然后,ichiro桑她们说“下一场是mikiko,mikiko呀”,很期待的样子,就跑到舞台袖去看了。
鲇:我经常被人模仿呢。
石:今年的TCA时大家都在乐屋进行模仿了哦(笑)。特别是miki桑一直都在模仿。
鲇:住手啊……。但是当时miki桑一开始模仿,ichiro桑就会说“不对,应该是这样”然后她也开始模仿。接着就是takane桑说“不对不对”然后又开始了……(笑)。
石:被大家宠爱着呢。
鲇:才没有咧,大家只是觉得好玩而已。(笑)
石:因为是雪组的吉祥物呀。
鲇:不要……。让大家担心了。
石:但是啊,mikiko真是努力奋斗的人。稽古完了之后我是那种马上就回家的人,但是mikiko会留下来继续稽古。差不多每天都是这样。
鲇:ishi酱都是偷偷稽古,但是我偷偷稽古还是不够(笑)。ishi酱实在是样样精通啊。我则是超笨的。
石:那也是可爱之处啊。mikiko转娘役是研3结束的时候?电视外部出演之后吧。
鲇:对。从《风共》开始。
石:剧团跟你说转娘役的时候你怎么想的?
鲇:那个时候啊,不是正努力往男役的方向前进吗。所以一开始觉得很困惑,但是想起入学考试时所想的,无论是做男役还是做娘役,都想成为出色的舞台人。那就试试看吧。
石:我听说mikiko要转娘的时候是这样的感觉“哟西,我的同期,赢了!”(笑)。应该可以成为闪耀的娘役top,变得自豪起来。
鲇:怎么这样~但是ishi酱也是半年后就组替到雪组了呢。
石:大剧场的公演中接到这样的电话“过来一下”,就想“诶,被制作人叫去……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笑)。因为经常恶作剧嘛。然后过去了就被告知要组替到雪组。要离开熟悉的环境了,大受打击。但是也并不是说雪组不好。
鲇:组别不同化妆的方法也不一样呢,ishi酱一开始时每天每天都是糟糕的化妆,还记得吗?
石:因为第一次演和物嘛。无论怎么样都不知不觉化成洋风,就一边说着“和风、和风”来化居然画成了狸猫似的,都看不出是谁了。我以“这是最棒的化妆”的表情走着,大家都回头看我。有人来问“谁?”,就回答“我是todoroki”(笑)。
鲇:上级生都会想,本来长得挺好看的,要是能活用这张脸就更棒了。
石:mikiko也是,从男役到女役的转换也很辛苦吧。
鲇:我也是每天都乱七八糟的(笑)。
石:男役的话当然是要做出来的。但是娘役本来就是女孩子只要保持自然就行了,这样也行不通呢。反而要表现得更像女孩子才行,不然就变成男役的陪衬了。也就是要演绎至今为止看到过的娘役呢。看起来和演起来完全不一样。因为从稽古穿的衣服开始就不一样了(笑)。
鲇:对对。我连裙子都没有,紧身衣也是本科时的,就从同期那里借衣服。
石:对男役来说真的是不需要裙子的。要是在show的某一场要演女役的话,就跟人说“借我一下!”。因为腰那里穿不进去,就让裙子这样开着来跳舞(笑)。mikiko是更中性化的妖精型男役呢。
鲇:企鹅之类的(笑),像是少年役挺多的呢。新人公演时要演比较成熟的角色,真的下了苦功去演。
石:《サマルカンドの赤いばら》的新人公演舞台稽古时,还能看到那个装模作样的mikiko,对吧(笑)。但是努力做了三年的男役,那时所学到的东西在后来转娘役后不是也有用吗。可以站在对方的角度来思考。
鲇:才没有那么了不起呢。就算怀抱理想,也无法抓住表现的技巧。所以,在电视上看到歌舞伎的女形和木偶戏的人形,只能学习再学习。而且记不住舞步的时候,ishi酱也帮了我很多忙啊。
石:已经没有困惑的时间了,再不做点什么的话,看到站在这样的立场的mikiko,也刺激着我。我也要尽早记住组子们的脸和名字才行,不能再撒娇了,就拿着《おとめ》来学习(笑)。和mikiko在新人公演时演过对手戏呢。《ベルサイユのばら》最后一场的duet dance。
鲇:对对。一开始和最后。因为我是扒拉饭所以超高兴的。
石:那是我第一次的新公主役,和娘役top的mikiko一起演出感到很安心。
鲇:我的宝塚生活是从初舞台开始就一个劲地拼命,像是轨道飞车一样,连看一看周围的风景的闲情都没有(笑)。
石:mikiko退团的时候,周围都是一片“为什么”“再留一会儿吧”的声音呢。
鲇:那变成了我的干劲(笑)。
石:如果是我自己做决定的事,就会成为一股推力。想想当初下定决定进宝塚时的心情,看到退团的人的背影,大家都很美。我从某个时期开始,就有一种就这样退团的话也不错啊的想法。这样一来,finale的时候不知怎么就哇地掉眼泪了。因为我是那种马上就进入想象的类型。
鲇:因为ishi酱很单纯……。我们很久没有像这样谈话,差不多有7年了吧。但是就算经过了7年,还是能和那时一样来聊天,该说是在一起的时代构筑起来的信赖关系吧,真的是很贵重的时间,现在这种想法非常强烈。
石:嗯。mikiko退团后也总是来看我们的舞台,还挂念着我们。非常感谢。
鲇:top披露目的舞台也很漂亮,我看过后非常感动哟。
石:准top、三番手时的心情和top时的完全不一样呢。各方面的要求也多起来,无论什么都是第一次。
鲇:不仅仅是出场次数变多。男役的top桑要背负起全部的责任,不得了啊。
石:至今为止,被托付的事我要是能完成到要求以上的话,整个过程会变得很愉快,但是只完成自己的部分还是不够。也希望下级生能一起享受这个舞台。因为我是父母啊(笑)。
鲇:这就是娘役top和男役top桑完全不一样的地方。
石:对娘役top来说,我认为也需要有男役top所没有的苦功和操心。
鲇:操心?(笑)
石:我知道有的(笑)。
鲇:不仅是娘役和男役top,乃至下级生全员,根据各自担任角色的不同,也要背负着各种各样的辛苦。但是都能找到各自的乐趣,克服困难整理好心情登上舞台哟。
石:确实有辛苦,但是辛苦有回报的话就有干劲了。付出了辛苦,使出了体力,拿出干劲,站在top的立场这是理所当然的工作。
鲇:男役的top桑在舞台上是主演,也是宝塚的企业形象嘛。ishi酱上top之后,有没有“应该这样做、不能那样做”的事?
石:虽然没有特别的,应该说不想只选择守护自己的立场这个道路。也就是相信自己然后走下去吧。我喜欢起伏不平的人生。(笑)
鲇:因为顽固(笑)。但是顽固者一般都会负起自己的责任。到准top之前虽然很不容易,一旦上了top就不能只顾自己了,这很辛苦。所以才会操心?
石:不对自己说谎。只是用自己培养起来的力量去努力而已(笑)。而且就算成为top,那个人也没什么改变嘛。
鲇:对啊(笑)。
石:所以啊,上了top并不意味着结束,还要一边反省一边不断向前进。宝塚从4组制变成5组,我的周围也发生很大改变。相手役和准top和三番手也变了,改变后的雪组会如何呢。在现在的宝塚中,自己如何去担当这个职务,这是我现在所思考的,并且想要实行的事。
鲇: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正义感又强!但是ishi酱是有重压就行了呢。以前就是如果有重压就能激励斗志(笑)。
石:确实是这样。被演出老师嘎地责备后就会啪地爆发(笑)。
鲇:拥有反压的能量呢。
石:和刚开始说的一样,其实我肯定是很弱的。为了隐藏不想让自己受伤的软弱那一面,所以一直在逞强吧。
鲇:所以才能准备好很多武器哦。一旦有情况就能做出各种准备,无论哪个都行(笑)。所以,这是强力又能干的表现哟。
石:和mikiko谈话后我对自己也有了解了(笑)。
鲇:以后也让我看到男前的舞台吧。
石:我会把最棒的东西传递给客人们的。mikiko也是,工作要加油哦。
鲇:下次说说巴黎吧(笑)。
石:嗯,什么时候慢慢说个够吧。

1998年9月号古拉夫 Graph special SESSION  Ishi  Mikiko - 盛夏的一页 - 泊
 

===============================================
意外地很长……吐槽点一杯一杯(茶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