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95周年纪念Special对谈 石酱&瞳子  

2012-04-16 21:21:13|  分类: 石酱·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2月号古拉夫。继续感谢亲爱的=3=

轰:touko啊,我初次bow主演的《恋人们的神话》时你是研一?
安兰:不是,是研二。那时我演妖怪(笑)。
轰:对对(笑)。我演的九十九神之助死掉了的场面。
安兰:我作为替身被塞进了棺材里。
轰:额头上绑着三角形的白布(笑)。记得舞台稽古时,从棺材里还发出“好辛苦……”的声音。刚开始时是没有通气口的,真的是完全封闭的呢。
安兰:真是不得了(笑)。
轰:舞台稽古时大家在没完没了地讨论位置,棺材突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才想起来touko还在里面(笑)。后来斯达夫桑就马上开了个小口。
安兰:是的(笑)。虽然给脸前的棺材盖开了一个小窗口……
轰:芝居时塔塔要从个小口往里看呢。
安兰:那时有好多的空气钻进来,啊啊太好了。但是芝居完了马上又关上了……因为是在太辛苦就自己偷偷打开一点,一边对自己说“如果这样都不能忍耐可不行!”(笑)。
轰:因为演出的石田老师说,演过死人的角色一定会出人头地的。
安兰:这句话激励着我,每天都很努力(笑)。
轰:还有其他的同期出演?
安兰:对。megu(真樹めぐみ)她们。
轰:这样啊。touko的学年都是些有趣的人呢。
安兰:真的啊。
轰:该说是性格鲜明还是有个性呢(笑)。
安兰:这好像有点糟糕啊。
轰:没有,最初隐藏得很好嘛。
安兰:隐藏得好?(笑)
轰:嗯(笑)。然后崭露头角!?的就是touko。看着touko就觉得,啊,果然好有趣啊。对很多事物都感兴趣,不是被动而是主动去学习的这类人。
安兰:我是不怎么了解宝塚就入团了的。被分配到雪组时,看到很多像ishi酱高岭桑这样很有男人味的上级生,才察觉到“这就是宝塚的男役啊!”(笑)
轰:所以眼神都是kirakira的?
安兰:对对对(笑)。自己也必须变成这样才行。所以非常认真观察上级生。
轰:而且touko在稽古场也很乐在其中嘛。
安兰:很愉快。能够看到真正的ishi酱(笑)。在我入团之前,ishi酱已经是star桑了。雪组的氛围很自由,渐渐能和上级生说上话了,在自主稽古时ishi酱也给了我很多建议。
轰:对于有干劲的孩子,我会想把自己注意到的东西都教出去。
安兰:太好了(笑)。我有干劲。
轰:自己去取舍听到的建议,然后表现出自己的风格就行了。
安兰:嗯嗯。
轰:当然也有照搬着去演的人(笑)。但是下级生时不懂的东西真的很多,所以就会模仿上级生。
安兰:是呢。我经常模仿ishi酱嘛。新公时代也演了好多ishi酱的角色。
轰:说起来《忠臣藏》时,touko也是演我的角色(堀部安兵卫)!记得那时还很高兴。那时也是研二?
安兰:是的。新公时我不明白的地方都逐一去问ishi酱,但是那时ishi酱都不会说得很详细。
轰:是的。不会说太多。
安兰:所以那个时期非常的不安,我是不是被抛弃了啊……非常低沉。
轰:搞啥啊(笑)。我从上级生那里听说“因为轰桑什么都不说,touko好像被抛弃了的样子”。不是吧!我还吓一大跳(笑)。
安兰:(笑)
轰:那么,不说还是不行的吧。我自己新公时,有很多的上级生在,绝对不能给周围的人带去困扰,该做的一定要做,除了这一部分其他的可以自由演绎,我是这么想的。所以,对要演自己角色的下级生我也是这么做的,告诉她必须做的,然后就按照自己喜欢的去演吧。而且啊,是touko的话一定可以的。但是完全忘记了touko还只是研二(笑)。
安兰:(笑)。让我自由去演正是ishi酱温柔的体现,但那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后来去问了ishi酱才得知“没有被抛弃啊,太好了——”而松了一口气呢。但是当时真的不明白那些话真正的意义。然后下一次总算可以理解ishi酱所说的“自由去演就行了”。果然还是按照本役桑的范本去演才是正确的,一般都是这样想的嘛。ishi酱教会了我也要自己来思考。
轰:我认为,新公时自己去理解“这里应该这样来!”,不管是一还是八都要赌一把,能演出自己的风格就行了。有时可以发现崭新的自己,然后就有自信了吧。

轰:touko也出演了《アナジ》呢。那时的touko作为一位共演者,已经变得很可靠了。
安兰:没有没有,我只是拼命地跟在ishi酱后面而已。无论如何也要跟着帅气的ishi酱アナジ。因为ishi酱本身就超帅的嘛。我心中的ishi酱一直都是“top桑”,现在我自己也经历过二番手时代,想起当初在ishi酱手下时,应该更支持ishi酱的,但是自己的力量做不到……
轰:不不,touko很可靠的哟。
安兰:但是ishi酱就算没有支撑也完全没问题的,到遥远的地方去吧(笑)。
轰:不去、不去(笑)。
安兰:大家都紧紧抱在一起的感觉(笑),这是至今为止的top桑都没有的气场。
轰:才没这回事呢。但是啊,我的祖父对宠爱的部下和伙伴,是无论发生什么都会去保护他们,会认同他们的优点,然后把优点带动起来,我的祖父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从小就看着这样的祖父,所以就想绝对要保护好和自己一起的伙伴。
安兰:哦哦——,好有男子气概啊。
轰:(笑)。小学时也是这样。要是自己重视的人有烦恼或者被欺负,我一定会去帮助他们。我是怀着这样的观念来工作的,宝塚就是一个“组”,而我就是其中的一名组员。
安兰:我懂的。
轰:但是就像touko刚才所说的,我担任主演刚开始的披露目时,真的是心中没底,都在想自己到底行不行。但是组长桑和组子们都分一份力量给我,大家都帮助我,正是因为深信着这一点所以才能渡过难关。果然二番的立场和第一位的完全不一样呢。
安兰:真的是这样啊。
轰:无论是体力还是神经都要加倍使用,要是靠之前的思考方式和配合方式一定会堕落,每天都在反省。我要继续下去吗……这样的不安非常的多……。但是,身为主演不能表现出这一面,必须要逞强(笑),所以都装作冷静的样子。
安兰:这样的啊……
轰:那时组子们愉快地站在舞台上,认真地配合演出芝居,看到她们的身影让我倍感激励。我相信无论发生什么事这些人也会守护着我。这当中touko尤为可靠。
安兰:嗯……那时……咦我怎么掉眼泪了……(哭)
轰:诶——(笑)
安兰:(哭着笑)。虽然我完全不像ishi酱这样,但是自己主演时也是非常的不安,原来ishi酱也是这么想的啊,就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了……
轰:但是啊,不站在那个立场是绝对不明白的。
安兰:真的是不明白的呢。
轰:说不定也经常会有孤独感。但是有大家在就一定可以跨过去的。只是,在获得支持觉得感激的同时也觉得有点难以启齿(笑),因为不太擅长用语言表达出来。所以要成为更出色的役者。大家在背后看着我,所以要更加油才行,这样的意识越来越强烈。
安兰:是的。
轰:听说touko要做主演时真的很高兴。大概两年前在晚会上(植田50周年)一起芝居,感到怀念的同时也察觉到touko不愧是主演啊,已经有了主演的气场呢。成长为伟大的役者了。
安兰:不,没有啦。
轰:但是却在最炙手可热的时候退团呢。
安兰:(笑)。前几天打电话给ishi酱报告时也说了,选择自己憧憬的上级生还在团时毕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自己主演时也是,上面还有可以成为目标的人,不到达这个目标,就还能接着往上爬,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前进。真的是很幸福。
轰:果然在还有上级生的时候,就还能向上,自己也能确认目标呢。所以我决定转专科时也是非常纠结,烦恼了很长时间得出的结果,虽然站在那样的立场,但是春日野老师简直是云上的存在,我在想自己的目标好像没法具体地去实现呢。但是那时无关上级生下级生,我察觉到有很多人都是自己给予自己刺激,OG的大家也在各个领域努力着,我很受激励。touko也是怀着喜欢舞台、喜欢宝塚这样强烈感情的,送走这样的人虽然很难过,但是是touko的话到了外面的世界一定会展现出不一样的身姿,无论饭还是我都能得到鼓舞的呢,我非常期待。
安兰:ishi酱应该也知道的,我居然也要挑战外面的世界了。一想到宝塚毕业后的事就觉得很不安,但是也很期待走进那个世界。究竟是慌张还是焦虑还是愉快呢,我自己也不明白,但是很想经历这些……我认为一定会有像宝塚这样可以回去的港湾。要是遇上挫折,会去宝塚观剧,看到大家都在加油,那我也要加油。正是因为经历过宝塚所以才会有今天的自己,就算是为了能够回想起这些日子我也会继续观剧的。而且,这个舞台不是还有ishi酱在吗。好厉害啊。像学生时代那样紧绷神经,再去接受一次考试吧,我怎么变成这样的心情了(笑)。
轰:(笑)。touko本身也不喜欢安于现状呢。去接受挑战吧,要是有不安的话想想在宝塚时和大家一起在一起的日子,今后也坚定自己的立场就行了,期待今后在外面的世界也能干出一番事业。但是真的是想看更多的男役角色啊。
安兰:(笑)。要是我在这里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委托给ishi酱了。
轰:我看着前辈们的背影来努力,现在下级生看着touko的背影努力,一定会用心传递下去的呢。无论是什么时代,大家都会拼命去努力,然后让下一代清楚地看到这样的身影。这样的下级生会渐渐成长,不断出现有着kirakira眼神的二代touko、三代touko的话,宝塚的历史也能不断延续下去哟。
安兰:是呢。ishi酱一直是我很憧憬的男役,在这一点上今后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元气地努力的。退团后去看ishi酱的舞台的话,也一定会心动地拍着手说“啊啊,ishi酱!目标的男役桑!”。说不定还会偷学一点ishi酱的男役姿(笑)。
轰:就算毕业了也?(笑)
安兰:要偷学这里……之类的。虽然已经偷了(笑)。
轰:是touko的话好像会这么干(笑)。
95周年纪念Special对谈 石酱瞳子 - 盛夏的一页 - 泊
 
95周年纪念Special对谈 石酱瞳子 - 盛夏的一页 - 泊
 
95周年纪念Special对谈 石酱瞳子 - 盛夏的一页 - 泊
 
95周年纪念Special对谈 石酱瞳子 - 盛夏的一页 - 泊
 
95周年纪念Special对谈 石酱瞳子 - 盛夏的一页 - 泊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