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2003年7月古拉夫 梦绚烂vol.7  

2013-10-23 19:08:16|  分类: 石酱·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3年7月古拉夫  梦绚烂vol.7 - 盛夏的一页 - 泊

插图·文=芦沢仁

我在看外部的《风共》时,突然想到要是由轰悠来演瑞德会变成什么样。当然,用男优和男役来进行对比,这对双方都很失礼。看了去年日生剧场的轰瑞德,不由得变成这样的心情。她的演技还获得了两个奖(日本电影批评家大奖“音乐剧大奖”、菊田一夫演剧奖),宝塚饭以此为骄傲。

——首先,恭喜获奖。
谢谢。说到宝塚的《风共》,通常是分为瑞德篇和斯嘉丽篇来上演的,但是在日生剧场是综合这两篇形成新的形式。而且没有“night and day”和“タキシード?ジャンクション”之类的剧后秀,上演时间足足三个小时,一开始时演出者们都怀着不安的心情。以前我演过两次瑞德了,我认为应该能要以前演得更好才行,而且一起演出的组由雪组转到花组,这是移动到专科以来的首次作品,舞台的结构也完全不一样,这次公演以各种意义上来说,对自己也是一场战斗。现在回想起来,我越来越觉得,最后获得两个奖项是一起演出的成员和工作人员经过拼命思考得出的成果,不止是我,而是大家共同获奖。

——在外部舞台,瑞德这个角色是由男演员来扮演的,相对而言,男役在塑造角色上比较困难吧。
经常听到宝塚的老师们对女役说“女役必须要刻意,不能自然去演”。也就是说,我们这些演男役的,要进行更多的研究才行呢。男性和女性的用语会因对象而异,女性的我作为男役跟女役讲台词时,就会明白“男性这样说的话,女性会比较容易接下一段台词吧”。所以,不加修饰的话是无法表现出男性的豪爽和强大,所以我每天都在学习如何把男子气概表现出来。我没有在外部舞台演出的经历,但是会去看所有外部的舞台,从歌舞伎到新剧、音乐剧等。通过观看这些演出能收获很多东西,对我的角色塑造也有很大帮助。去年我演瑞德时是不是最好的状态呢,但是假如明年后年继续再演的话,肯定也会变成不一样的作品吧。

——看过自己初演瑞德时的录像带吗?
我不看自己的录像带。这不是在暴露自己的缺点吗(笑)。每次都会进行反省,但是不希望后悔。那时还不能把握自己的能力,而是用尽了各种方法,做好能做的事之后交给上天处理。就算只有一点,每天也在进步。正因为这样,也屡次陷入低谷“为什么做不到呢!”(笑)。看着上级生和下级生,经常感叹“好厉害啊!”。所以不想看自己的录像带后变得低落(笑)。录像带就作为毕业后老年的乐趣吧,包装也不拆,就放在一边(笑)。最重要的是“现在,我在演瑞德”。每次的剧本都不一样,看了映像后会产生固定观念,最后变得太难为情而演不出来,还是不看的好(笑)。演出的时候我希望能够遵从自己的心情、演出家的老师以及剧本。每一项都是对自己的挑战,扪心自问“那么,你能演到什么程度呢?”。

——什么时候感觉到演戏的难处?
每次都会。稽古时也是这样,我现在还会觉得站在舞台上有点难为情(笑)。不止是男役和女役,还有演技和歌唱,好像是把自己推出去似的,觉得不太好意思(笑)。一边想着“怎样!我能演到这个程度了哦!”,下一秒就觉得“好难为情!”(笑)。各种感情复杂地交汇在一起。周围有很多个我,从各个方向跟我说话。有独自觉得难为情的我,也有鼓励着“加油去干!”的我,还有很可怕的我(笑)。

——到专科后生活节奏变了吗?
没什么变化。去年2月转到专科,5月演《风共》,9月在青山剧场开演唱会。后来休息,到海外找绘画题材,年末时开dinner show,今年1月3日在大剧场的《清く正しく美しくー逸翁老师に捧げる宝塚ナウー》与春日野八千代老师和松本悠里桑共演。接着就一直在画个展准备展出的作品。

——初次个展大盛况呢。
开个展是小时候以来的梦想,本来是想在隐秘的地方,稍微地开一下。转到专科后,终于实现了。舞台是由很多人一同创造出来的,而绘画完全不一样,是由一个人来画的,有时也会想“一个人真好啊”(笑)。在画画的过程中,我察觉到舞台和绘画也有共同点。一个人画画时很快乐,多亏了这个,我获得了早上9点画到天黑这种正确的作息时间(笑)。

——那时脑子里也会想起舞台和宝塚的事吧。
是啊。我踏出初舞台后,就被分到月组,后来组替到雪组,随后同期们一个个退团,而我转到专科,这个决定成为自己非常重要的转折点。有时我也会这样回想着过去。能获得这样的时间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下次参与花组的演出,转到专科之后到今天为止,经历了很多事。重新审视了自己,开了个展,还获奖了。有时也会觉得不安“这么幸福真的可以吗”(笑)。是不是把所有的运气都用光了呢(笑)。

——我看了你的油画,描写得非常纤细,让人想不出这是平时演着男役的人的作品,令人吃惊。
我自己也是在画画时把神经质的性格融进去了(笑)。一般的油画都有独特的豪爽吧。回想着以前绘画老师所教的基本功,然后大都是自己的风格了。舞台人就算拥有再多的理论,无法表现出来的话也就没意义。相手演戏的节奏、只有现在才能感受到的东西等等,我很喜欢用心去感受到的东西。所以觉得油画也纤细地去表现吧。庆幸的是,宝塚有很多感受性强的生徒,每个人的个性都非常有趣。大家认为我也是这样的人吧(笑)。

——第一次在本公演参加花组公演的感觉如何?
在日生剧场会和30位花组生共演,还有上级生以及和我学年相近的人,和她们平时就很要好,应该很快就能融入。无论是组还是个人,我觉得不是听听传闻,而更相信用自己的眼睛观察到的东西。这次,无论芝居还是show,在旁边看着春野桑、ふづき桑、濑奈桑还有周围的下级生,观察她们如何演戏,这也是一种人间观察嘛(笑)。“啊,是这种感觉吗”“那接下来我要这样演,会有什么效果呢”之类的很令人期待,让人有前进的动力呢。

2003年7月古拉夫  梦绚烂vol.7 - 盛夏的一页 - 泊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