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八)1994年  

2014-03-20 09:40:20|  分类: 石酱·My St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4

 

94.1.1530(宝塚BOWHALL公演)/2.413(东京特别公演)《二人だけの戦場》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八) - 盛夏的一页 - 泊

 《二人だけの戦場》在BOWHALL的公演。

从士官学校毕业的场面开始。

クリフォード·テリジェン是没落贵族的三男,他很久没有呼吸过外面世界的空气,和一路san演的シンクレア一起,这个故事主要讲述这两个人前途。

クリフォード被强制分配到谁都不愿意去的地方。

在士官学校就已经是精英中的精英的シンクレア也自愿和他去同一个地方……

仔细想想的话,我还没有踏踏实实和一路san一起演过芝居。男人的友情就是这样的吧,我是以摸索的状态开始的。

シンクレア出生后就是以成为军人的目标来成长的,他很讨厌歪曲事实,同时感受到了自身的矛盾。

クリフォード不近不远地注视着这位好朋友。

一次可以说是意外事故的案件当中,我要求给シンクレア进行辩护,最后让他免于死刑。

在这一场要是把“助动词”念错了,整个场面会一发不可收拾,好辛苦。

而且,没有说台词的对象,要体现出辩护的样子,就像是登上绞刑架那样的心情,或者说沉下心来,脚却够不着地面,脚下随时会打开深渊大门似的,每天都大冒冷汗。

紧接着就是24日~13日的东京日本青年馆公演。我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脚下的大门打开了。

没有相手follow,脑中盘旋着剧本上的文字,客人们的眼光无情地刺过来,感觉就像中箭了,寿命缩短了十年,不,缩短了二十年。

眼前真的一片空白。

最后的场景是数十年后的再会,シンクレア带着恋人ライラ前来报告因为大赦而被释放了。在稽古场排练的过程中,人物的年龄渐渐地比设定还要老,要返老还童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Aderans的假发自然且整齐,白头发也很自然,我在乐屋素颜的时候戴着来玩。

 

94.3.328(东京宝塚剧场公演)《ブルボンの封印》《コート·ダジュール》

虽说是春天,但穿着三层塑料制的衣服,简直就是灼热的地狱。

东京公演里,造船厂那一场之后,增加了和一路san两个人在银桥绕圈的场面。

 

94.5.136.20(宝塚大剧场公演)《風と共に去りぬ》

我在513日~69日演查尔斯。610日~20日演白瑞德。在真矢san、麻路san、久世san的特别出演之后,感觉我快忘记的时候,就轮到我了。

稽古开始时,从舞蹈到歌曲、从芝居的站位到移动,我全都排练了,然后由我传达给其他三位瑞德。为了不出错,认真地在剧本上做好笔记,结果我的剧本变得一片黑。把自己的事放在一边,而我本身也不擅长表达,教人的时候该怎么进行说明呢,这件事令我非常烦恼。

然后,舞台开幕了。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八) - 盛夏的一页 - 泊

演了27天的查尔斯,他在战场染上麻疹死了。然后就是在finale出场。

也没有什么要做的事,就在乐屋举行英语角来度日。

终于轮到我来演10天的白瑞德了,在稽古场排练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了,突然想起当时都是我在教别人,自己没怎么进行稽古啊。

这种事当然不能说出去,总而言之,只能怀着试试看的心情了,就在这时,雪组的大家都伸出温暖的双手来帮助我,整个演出就像是乘坐大船一般安稳。

说到白瑞德就想到克拉克·盖博。我看了反复看了很多遍录像带来学习。连胡子的形状也是……

一路san的斯嘉丽很出色,但是上次演的シンクレア和クリフォード的男人们的友情还残留在脑海里,感觉有点奇怪。但是正因为这样,我才能自然融入这次的芝居吧。

公演时,发生了一次突发事件。麻路san出演的时候,瑞德对大家的讨论一笑了之,退场时门却开不了了。门另一侧的铜丝错位了。麻路san强行地推开门,从缝隙里退场了,看着这样的麻路san,要是我也遇上这种情况,我决定从舞台袖退场。真矢san和久世san出演时也没什么意外,我就安心了。

但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我在那一瞬间,居然和麻路san一样,只能强行地推开门,从那一点点缝隙里把自己的身体挤进去。

 

520日、21日出演TMP音乐祭《夢まつり’94》。

 

94.8.229(东京宝塚剧场公演)《風と共に去りぬ》

东宝的《風と共に去りぬ》我和高岭san交换着演白瑞德和阿希礼。卷氏流水账《My Stage》(八) - 盛夏的一页 - 泊

28日、1623 白瑞德

915日、2429 阿希礼

公演前一天的舞台稽古,我是顶着白瑞德的样子来演阿希礼,来看稽古的同期都说“木兰花怎么像仙人掌似的”。确实,演出的老师也笑了……这样子是很令人喷饭啊。

但是最辛苦的还是一路san吧。有一场是白瑞德·阿希礼,顶着白瑞德脸的阿希礼,顶着阿希礼脸的白瑞德,和这样的两个人一起演出。舞台稽古途中,基本上都是“老师!刚才的是谁?”这样的混乱状态。人家可是在一本正经地演着啊,还是忍不住噗地喷出来,声音也颤抖了,后来就没有过那么欢乐的舞台稽古了。开心是一回事,我们可是拼了命啊。高岭san教我怎么演阿希礼,我教她演白瑞德(这都是那四个白瑞德传授给我的)。

舞台开始了,替役的前一天就得去染发,一直到深夜。因为我的头很大汗,用染发喷雾就太浪费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频繁的从黑染成金发,丛金发染回黑发,发质也好不到哪里去。果不其然,后来只能把乱七八糟的发尾剪掉了。

大剧场的查尔斯在finale唱的歌,这次变成阿希礼来唱,还有night and day,在大剧场用的四种颜色的衣服交互着来穿。

阿希礼退下后,就由瑞德乘坐这个装置登场,所以我总是和高岭san击掌打招呼“我回来了——”“欢迎回来——”“欢迎光临——”。

话说,这是演白瑞德时的事。下一场就是宴会的场面,在换衣服的时候,不知怎么地有一颗牙齿掉下来了,记得那时心情超不爽。下一次换装时就用粘合剂粘上了。

千秋乐是阿希礼。在箱子上绑丝带这样不太擅长的动作也能游刃有余了,千秋乐那天,我给买方们(ピティパットsan他们)的通通都是可爱的棒棒糖。因为之前没有拿出来过,还以为会吓他们一跳,但是不愧是ピティパットsan!完美地用即兴演出回报我了。

这是我第一次出演《風と共に去りぬ》,演了白瑞德、阿希礼、查尔斯这三个角色,前夜祭时还什么都不懂,能够顺利迎来千秋乐,在心中嘟囔着的只有一句话,“心情真好,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94.9.9(宝塚大剧场)宝塚歌剧八十周年纪念式典《夢を描いて華やかに》

全员生徒都出演,也有唱歌,这是一个美好的回忆。

 

94.10.13(名古屋特别公演)《二人だけの戦場》

初日、中日、千秋乐,公演只有这三天。演出者全员都在吃午餐时,我们在眼前的公园像小学生时一样荡秋千玩。但是,夜晚的公园还是有点令人毛骨悚然哦。

 

94.10.18(阪急西宫スタジアム)宝塚歌剧80周年纪念《’94宝塚歌剧大运动会》

运动会用上了各组平时不会使用的肌肉。

我们雪组也进行了选手选拔,还讨论中小学时怎样怎样,实际上还要计算借运动场的时间,排练每个组出场时的演出,大家使出一股比舞台演出还要认真的干劲。

结果雪组获得第二名,“只有这个项目绝对不会输哦”,让我们拥有这种自信的正是拔河比赛。因为演的和物比较多的缘故吧,全员都用上了腰部的力量,轻而易举地获胜了。

喊加油也喊得太用力了,第二天,喉咙都沙哑了,只能苦笑……

我在本科生时参加过一次运动会(音校的学生只负责鼓笛和打杂),不用去争取点数,也过得很开心。

在“变装赛跑”这个项目我负责最后一棒,因为赤鬼这个形象太过奇怪了,所以获得了珍稀play奖。

没有照片,真是遗憾。(没照片?映像都被传阅无数了哦理事桑麻)

 

94.11.1112.18(宝塚大剧场公演)《雪之丞変化》《サジタリウス》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八) - 盛夏的一页 - 泊

 黑暗的伙伴,被叫做闇san、大哥的闇太郎。一年半没演和物了,这是个比之前演的还要地道的江户人。从“ひでぇ”变成“しでぇ”,都是抑扬顿挫的台词。尾上菊五郎老师、尾上菊之丞老师、尾上菊十郎老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开幕首先从数人的伞舞开始,伞的开合都不整齐,最后就采用罚款制度,于是即使手上都是血泡,大家也拼命地练习。

正好看过歌舞伎的“哑剧”,但是看和演果然还是很不一样的。也学到了布手巾的各种用法之类的东西。闇太郎的周围还有几个类似喽啰的人物。

最后一幕是和一路san坐着船。阿初姐也来告别,然后驶向京都……幕布落下时,这三人组就互相追赶着从舞台右侧跑到左侧。本想以宁静的气氛来落幕,让客人微笑。但是,后台的工作人员拉动船只需要很大力气吧。乘着三个人的船就像是划艇比赛一样超过了我们的船,发出咚咚的声音,还有“呀——!”“哇——!”“要撞上了——!”的叫声。

我们捧腹大笑,就这样幕布落下了,观众们都是些什么反应呢?

《サジタリウス》是40分钟的短show。一瞬间就到谢幕了。我在开场和其中一场(角色名叫カリスト)出场,接着就是和一路san、高岭san一起的那场,然后就是谢幕,カリスト和基督大人的名字很相似,但这是喜剧。朝着客席来一发搞笑梗。基本上这些都是即兴演出……。从沙漠里金光闪闪的宫殿登场,大家都欢呼着KING的时候,不知怎么的有两只大猩猩来抢夺KING的宝座。虽说是冬天,大猩猩的布偶装看起来还是好可怜啊。而且,居然是那个一路san和高岭san穿着……。初日那天连走起路来都很困难,但是随着日子推移,她们终于和布偶一心同体,能自由自在地控制了。她俩好像玩得很开心,カリスト也有点羡慕起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