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卷氏流水账《My Stage》(九)1995年  

2014-03-24 09:15:52|  分类: 石酱·My St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5

 

95.3.330(东京宝塚剧场公演)《雪之丞変化》《サジタリウス》

卷氏流水账《My Stage》(九) - 盛夏的一页 - 泊

 花之江户的初日正好是女儿节,所以对酒精苦手的我也用白酒来干了一杯。

这次的东京公演中,有一次小火警的骚动。不记得是芝居的哪一场了,突然闻到一股臭味,烟雾使喉咙变得疼痛。舞台右手侧居然冒出白烟来了。

当时我在舞台左侧待机,舞台就这么继续进行。这场好像是阿初姐和闇san分别从左右花道登场……舞台上是浓雾滚滚的感觉。客席里也有人站起来逃出去的。

我就听到从舞台右侧传来舞台监督“灭火器!灭火器!”的声音,就在台词里即兴加入“今晚的雾……”,实际上心里砰砰跳。

show的カリスト是唯一的喜剧场面。在大剧场做了即兴演出,到了东京,客人们都投来“今天会说什么呢?”的期待眼神……好辛苦。出场前,我面向墙壁絮絮叨叨地考虑着,下级生看到这样的我,一边感叹着“还真是辛苦啊”一边走过去。

但是!客人的反应太有趣了明天也用这个梗吧!……就这样反反复复,度过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说个玩笑话,这次的作品,大剧场初日是1111日,东京初日是33日,月份和日期就像掷色子掷出相同数字似的呢)。


(这段老是被网易审核,只好用截图)

卷氏流水账《My Stage》(九) - 盛夏的一页 - 泊
 
卷氏流水账《My Stage》(九) - 盛夏的一页 - 泊

 无论是芝居还是show,这次全是黑涂,但是show前面的肤色多少有点不一样的。finale的大部分都是满身大汗就是了。

开幕的歌“ダラダラミリナ”也唱成了“ダラダラ見るな!”,开场的群舞为了搭配衣服的颜色戴上了爆炸头,银桥的厨师那里,叉子上的肉掉下来了,虽然我一直在演喜剧场面,但是在ガンジス那场演的是悲剧的年轻人,オトバ。很久没有和一路san演对手戏了。オトバ死在白色的船里横躺着,居然有生徒问“那是在干嘛?睡午觉吗?”!人家可是拼命屏住呼吸了!嘛算了……。演白瑞德、阿希礼的舞台稽古时明明拿的是木兰花,却被同期说“拿的好像仙人掌”,和这些同期相比就小巫见大巫了……。哈---……。

我们三个随着当天的气氛享受着演出,非洲那一场非常有地方风味,斑马男也体现了南国魅力,这是充满了诱惑力和贪婪的show

 

95.7.67(名古屋キャッスルホテル)/7.910(东京パレスホテル)ディナー·ショー《愛、そして…》

卷氏流水账《My Stage》(九) - 盛夏的一页 - 泊

 大喊着“再也不要开DS了!!”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呢?《愛、そして…》后面的三个点点可以放进去自己喜欢的词语,这个标题给人感觉可以好好享受这次的DS,当然也会有关于“爱”的曲子。

担任合唱的是朱、美穗圭子、翠花果三个人。最后的原创曲和DS标题一样是《愛、そして…》。

在名古屋キャッスルホテル时,名古屋城就在眼前,金色兽头瓦太漂亮了,还打了灯光上去。

MC也用名古屋腔来交谈,“介个真是美味呀”之类的……

接着是东京パレスホテル的DS。靠近东京宝塚剧场,会场是古典风,很可爱,我超喜欢的……,但是,照明实在太近了,光是站着就满头大汗了。桌子也很小,都是两人和四人一桌。

DS肯定会下客席,有时还会从客席后面登场,但是在パレスホテル,大家好像按照自己的喜好来摆椅子,想走也走不过去,很困扰啊。

名古屋和东京的DS算是结束了。只剩下东京公演和TCA这两个地方了。

 

95.8.229(东京宝塚剧场公演)《JFK》《バロック千一夜》

很热很热的夏日中,热情热情的show和热爱的KING牧师的公演。卷氏流水账《My Stage》(九) - 盛夏的一页 - 泊

头上流的汗比脸还多,就像是混着发蜡的汗,为了不弄花妆面而小心翼翼,第一部的公演终于结束了。

show的斑马男那里唱的,相信很多人都听到了,就是“ジェンジェラ、ルンイエンジェ”。

意思是……我忘了。大概是祈祷和许愿之类的吧?

 

98日、9日,出演TCA Special《マニフィーク タカラヅカ》。

 

95.9.2728(高知新阪急HOTEL/10.23(大阪新阪急HOTEL)ディナー·ショー《愛、そして…》

卷氏流水账《My Stage》(九) - 盛夏的一页 - 泊

7月的DS的接续。但是,服装稍微有点改变,曲子也变了。合唱成员没变,还是power full的三人组。

听说附近有早市,超级想去看看,但是睡眠处于第一位的我,一觉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

也没能去看美丽的大海,完全是全身投入到DS中去了。

在机场也是,是哪里的气氛和九州有点相似呢,我很喜欢这里。

对,在高知开DS开始时,从小道具san那里借来了“鲣鱼”,进行了一次特别出演,获得了观众的掌声,谢谢大家。

接着是大阪新阪急HOTELDS

变成第四个地方了。

喜欢巴黎,也喜欢香颂,这个DS是用爱的话语创造出来的。在MC也开展了法语讲座,和大家一起喊“アシハッポ~ン、アシジュポ~ン!”(说是章鱼和乌贼的故事,实际上是骗人的)。

有很多人都是百忙之中抽空前来的,我好高兴

这个DS结束时我想到一件事。希望开始之前能多做点准备,有多点稽古时间!

说不定我是那种不能过度紧张、扶不上墙的类型……

 

95.11.1012.18(宝塚大剧场公演)《あかねさす紫の花》《マ·ベル·エトワール》

卷氏流水账《My Stage》(九) - 盛夏的一页 - 泊

卷氏流水账《My Stage》(九) - 盛夏的一页 - 泊

 这一年最后的大剧场公演,这部作品没有东上。芝居是再演,比起这个,又开始W型的替役了,这次公演我比其他人多了两倍乐趣。

大中兄皇子和天比古。这两个人是完全相反的性格,但是都爱上了额田。大中兄皇子继承了圣德太子的志向,担任政务。贤明、冷静,把热烈的思念强行表现出来的人物。同样拥有热烈的思念,天比古则是小时候起便知道这是无法实现的梦,远远地守护着额田,从而使自己受伤的人物。这两个人物我都喜欢。

说到化妆,天比古是做佛像的手艺人,所以没有晒黑,气色也不太好,大中兄皇子很有皇子风格的白。……但是,温柔的一路san和高岭san为皇子调好了肤色,我心想着lucky~,在舞台稽古上就用起来了。结果,周围的人都说“是不是有点太白了啊……”。我看着她们,她们好像在说什么悄悄话。

“那啥,ishi酱肤色很黑嘛,我们就悄悄试着混点白粉进去,结果好像放太多了。哈哈哈哈……”一路桑说。

然后把大叫着“好过分!”的我放倒,急急忙忙地调整肤色。

话说,天比古雕刻的那尊大脚佛像,接近千秋乐时,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了,真的好可怜。

那是用泡沫聚苯乙烯做成的,被斧子砍坏的地方时用尼龙搭扣粘起来的。每天都咕隆咕隆翻滚,用胶水重新粘起来,看着就很痛心,不知道这尊佛像后来怎样了呢……

大中兄皇子最后那一场,因为衣服太沉重而动不了,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

只是把手抬起来就拼了小命了。手臂就像打上了石膏……(肩膀酸痛也变严重了)。

卷氏流水账《My Stage》(九) - 盛夏的一页 - 泊

同是最后一场,一路san和很多对手进行武打戏。最后把枪插在地上,不是海绵,而是真的插进了台阶的木头里,看起来很了不起的大中兄皇子也不禁感叹“好、好大的力气……”,看大海人皇子看得入迷了。

show《マ·ベル·エトワール》,有一场以我最喜欢的松糕寺院为背景进行歌舞,和穿着女装(?)的高岭san配合,ビギン·ザ·ビギン这一场,我很少见地被女役们包围着。全员都是成熟风格,燕尾服和晚礼服比较多的一个show

包场公演时,演了《游泳教室的ビギン·ザ·ビギン》。一边唱歌一边做蛙泳、仰泳、自由式、蝶泳的动作。流淌般的歌舞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