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卷氏流水账《My Stage》(二)1988年  

2014-03-04 09:37:08|  分类: 石酱·My St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8

 

88.1.1526(宝塚BOWHALL公演)《リラの壁の囚人たち》卷氏流水账《My Stage》(二) - 盛夏的一页 - 泊

演的是ピエール。

因抵抗运动而逃进胡同里……

那里开满了紫丁香,这就是舞台背景。

 

88.2.311(中日剧场公演)《ME AND MY GIRL

这是中日剧场的《ME AND MY GIRL》。

因为最下级生的男役要演盔甲,当然是我这个家伙当选啦!砰啪嘎砰!高处、狭窄、黑暗,我最讨厌的这三样东西同时凑一起了。

小道具部的大叔觉得我好可怜,每天都给我糖吃,其实我在盔甲里大吃特吃哟。

但是我发现这个时期,我的自言自语也多起来了……

 

88.3.330(东京宝塚剧场公演)《ME AND MY GIRL

东宝的《ME AND MY GIRL》。

不会又有彩球蹦出来吧……大家苦笑着。

但是,对连续演了两次的作品,果然还是会依依不舍的。

ME AND MY GIRL》是月组的!之类的。

415日,出演《南の哀愁》前夜祭。

 

88.5.136.28(宝塚大剧场公演)《南の哀愁》《ビバ!シバ!》

这是《ロータスの伝説》之后的第二次黑涂。我们男役是手脚也涂黑。女役……是呢,简单来说就是,穿泳装时,裸露出来的皮肤全都要涂黑。

这样会把乐屋都弄黑的,所以就在墙边铺了一张塑料布,要涂手脚时就得在塑料布上涂。

芝居当中有用当地舞蹈风格的太鼓音的曲子做背景音乐来跳舞的场面。这一场女役戴着好大好大的头饰,动起来好像很辛苦。

有一天是包场公演,全员都化着独特的祭典妆容(下一场出场的人就戴着塑料彩条)。演完了这一场的人就一直在喊“快看我!”,真是很夸张的妆。

show《ビバ!シバ!》经历了一次不足30秒的快速换装。

开场出场后,我们要在涼風san唱歌时换装,歌曲很短,久世san、若央san、天海祐希君,还有我,我们四个人在舞台稽古时谁也换不来,每天都忐忑不安。

还有,在这个show里有一场非常好玩。

卷氏流水账《My Stage》(二) - 盛夏的一页 - 泊

 “アンチェンジ·マイ·ハート”的曲子,我在戴着头巾穿着黑燕尾的郷真由加的旁边跳舞。仅仅是站在旁边就能感受到不一样的气场,这是一次学习的机会。

531日《南の哀愁》新人公演我演的是郷san的ブレーア領事。

这是个白人的角色,为了使发色变得鲜明,公演前天和当天都用了黑色喷发剂。

520日、21日,出演TMP音乐祭《永遠のポップス》。

 

88.7.171日开始,组替到雪组。

听说组替这件事,是在大剧场公演的时候。

终演后,制作人对我说“我有话对你说,过来”的时候,还在想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问了问同期,也没有做什么被请喝茶的事啊……一边这么想着,结束了一场公演,真是讨厌的一天。

我以为组替之类的都是别人的事,所以反复问了好几次“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这次组替发表后,虽然还呆在月组,但是BOWHALL公演、东京公演、BOW作品的东京公演、名古屋公演都是作为雪组·的轰悠来演出。

 

88.7.816(宝塚BOWHALL公演)《永遠物語》

BOWHALL的《永遠物語》演流浪者冬吉。

这是再演的作品,上次演这个角色的是旺なつきsan

头发是黑色的直发,说起来舞台稽古时,说是头上要戴天使的光环,头发要更乱糟糟点才行,我就试着把头发竖起来,还撒上爽身粉。

剧中扮演花魁人偶的样子,眉毛是“贴眉”,把画着笹眉的布带绑在头上,变身成可爱的人偶。

这样的人偶san,最后,在观众眼前摘下假发,挽起裙子下摆退场了。

能表现出这两种极端真的很愉快很享受,每天都有进步。

 

88.8.430(东京宝塚剧场公演)《南の哀愁》《ビバ!シバ!》

这是东京公演。

海报上写的果然是“雪组·轰悠”,觉得有点寂寞了。

想到这是和月组子最后一次公演,“每天都要振作精神、笑着来努力哦!”这样的力量不断地涌出来。

话说,不记得是哪一天了,公演时居然发生了地震……晃动得还很厉害,正好是最后一幕的感动场面,却东倒西歪的。

背景装置好像也要倒下来了,我们也只能勉强站稳,客席一片“KYA——!”“哇——!”的悲鸣。

剧场打开紧急出口的门,也有人跑着出去了。

——————但是,舞台上的芝居还在进行,松了一口气。

新人公演时816日,《ビバ!シバ!》的快速换装依旧是总有一个赶不上而迟出场的,在炎热的夏日中,月组东京公演结束了。

 

88.9.189.23(东京·名古屋特别公演)《リラの壁の囚人たち》

在东京简易保险HALL4天,爱知文化讲堂演1天。

当年1月在BOWHALL演过这部剧,成员多少也有所改变,而且对我来说,这真的是我在月组最后的舞台了。

 

88.11.329(东京宝塚剧场公演)《たまゆらの記》《ダイナモ!》

卷氏流水账《My Stage》(二) - 盛夏的一页 - 泊

 雪组的宝塚大剧场公演时,我得知从《たまゆらの記》开始就在雪组演出了,就去观剧了,这是平みちsan的再见公演。记得刚分配到月组时也是大地san的东京再见公演。

演过的作品当中,对有些人的脸和名字还是对不上(我很不擅长记脸和名字),充满了不安,我是和海峡ひろきsan一起去的雪组。

芝居勉勉强强的,就像是光写了个角色名似的。

SHOW也是,出场很少,准确来说就是很闲。

在这段闲空的时间,就努力学习《おとめ》。

给各个上级生的问候的用语和说话方式都不一样,就记在纸上,拿着纸片去挨个打招呼。

但是这个时期组里有11个同期生,所以获得了各种帮助,第一次的雪组公演总算顺利结束了。

由于这一年有三次东京公演,包括了东京特别公演,所以大概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是呆在东京。

 

88.12.1825(宝塚BOWHALL公演)《ツーロンの薔薇》

这部作品是《リラの壁の囚人たち》的前作,我正好这时组替过来,就再次扮演ピエール·バルビエリ这个角色。也就是说,《ツーロンの薔薇》里的ピエール为了同胞而逃亡之后,就是《リラの壁の囚人たち》的ピエール的故事。

老师们也说这种情况很少见,可以的话,希望能和上次的发型发色一样,所以就照着自己的照片来弄造型了。

这部《ツーロンの薔薇》里面的ピエール有一个漂亮的姐姐,那就是仁科有理san

啊,想起一件有趣的事。

上次是我和天海君负伤了,然后跑进胡同里,踢到了水桶,就被那里的居民包围起来。

这次是一个人挑着柴火走进公馆,一样被吉普赛人包围起来。

不要规定好ピエール的出场方式啊……我心里这么想着。

虽然劝说一路真辉san和我一起走,但是没有得到回复。

为抵抗斗争所需做的事而烦恼、歌唱、下定决心的ピエール真是可爱啊。

(つづく)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