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四)1990年  

2014-03-06 09:42:34|  分类: 石酱·My St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0

 

90.1.12.13(宝塚大剧场公演)《天守に花匂い立つ》《ブライト·ディライト·タイム》

初日就是元旦,这是庆祝新年的公演。

这次是和物的芝居,回想着去年在《おもかげ草紙》学到的舞蹈,扮演藤江十四郎。卷氏流水账《My Stage》(四) - 盛夏的一页 - 泊

和《ベルサイユのばら》的アラン一样,这是个血气方刚的角色,明明戴着假发,一不留神就上下左右晃悠起脑袋来,结果假发都移位了,露出了里面的裹布,慌慌张张的。

119日是新人公演,我演的是杜san的加纳真之介。

服装和假发都是借来的,但是那衣服好重啊。下摆的棉花很多,无法按自己所想的来移动。

假发呢,就算取下コミ也戴不进去……(コミ就是夹在假发和头的中间,类似垫子的东西)。

床山桑拼命!我也拼了命!

结果,有一半的假发是为了我而新做的,后面那一部分呢,是把杜san的假发强行套进我的大脑袋,心情就像孙悟空。

新人公演结束后,我担心假发会不会撑大了,非常地不安。

我很喜欢加纳真之介这个角色。

帅气地踢开门板,“锵锵!”地登场,舞台稽古时很完美。

到了正式演出…………踢错了地方,踢了好几次,门板也一动不动,曲子却持续进行中。“诶!”地用力踢了一下,就看到灯光亮起来了,还有观众的脸。

“门板踢不开的话就到旁边做准备”,虽然这么教过我,但是我神经质地只想着踢门板的事,站在呼地打开了的门板前面,我的表情比观众还要惊讶。

 真之介有着超凡的魅力,让人不禁觉得现实里真的存在这个人,能扮演这个角色真的很高兴。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四) - 盛夏的一页 - 泊

在《ブライト·ディライト·タイム》演的是超级水手和美女……(是美女哟!),非常丰富多彩的show

听说是演超级水手时,穿错了水手服引发了大爆笑,美女那一场是6个男役环绕着杜san,比较奇异的场景。

说个题外话……

正好这次公演时有研五的最后一次考试,开演前有振付,终演后就是考试。

芝居开幕前穿的是袴服,请想象一下穿袴服跳古典芭蕾和现代舞的样子。

目标是,好成绩!结果顺利过关。

 

90.2.2327/3.34(东京·名古屋特别公演)/3.812(宝塚BOWHALL公演)《ツーロンの薔薇》

东京·日本青年馆《ツーロンの薔薇》。

居然,时隔13个月,又变回ピエール了。

因为千秋乐没能在BOWHALL落幕,出演者也是怀着想再演一次的心情,迎来了这次公演。

紧接着是名古屋市民公馆。然后是宝塚BOWHALL,终于落下了千秋乐的帷幕,心中满怀感激的心情。

 

90.4.529(东京宝塚剧场公演)《天守に花匂い立つ》《ブライト·ディライト·タイム》

大剧场之前在东京、名古屋、BOWHALL演了ピエール,重新调整心情变回十四郎。

说起来,茶馆的出口挂着门帘,但是有人进出会被门帘挂到头,下次那门帘就被固定起来了,大家开心地给它涂蜡。

417日的新人公演。

这次能漂亮地踢开门板了,心里默默做个了胜利的姿势。

 

518日、19日,出演TMP音乐祭《サウンド·イン·ビッグ·シティ》。

 

90.6.298.7(宝塚大剧场公演)《黄昏色のハーフムーン》《パラダイスト·ロピカーナ》

黑帽子和墨镜。紫色的衬衫和华丽的领带。卷氏流水账《My Stage》(四) - 盛夏的一页 - 泊

跟着银色wolf这个大哥,经常一本正经地插科打诨和搞笑,这样一个斜眼スタン君(从名字上来看,真是太蠢了……)。

在稽古场,staff的老师们热烈讨论这两个人到底会做出些什么事,在舞台上也让我们自由发挥。

除了剧本的台词外还有连续不断的即兴演出。

我则是走一步看一步,某个老师还说“你们是喜剧演员吗?”,我们其实只是享受这个过程而已。不是专业的喜剧演员,大概是业余喜剧演员的感觉吧。

有时在逗笑观众之前,自己先笑起来了,想要拼命回到剧本上去于是台词都念得急急忙忙,实在太傻了,而且还有吐槽……简直乱七八糟。

老板海峡san惊呆了,老板娘小乙女幸san大喊着“你们这些家伙~~~~!”一边追赶我们。

话说,故事的后半部分有一场是掉到河里的场景,虽然现在才说出来,无论如何我再也不要演那个了。

也不是很高的地方,但是一眼看下去就觉得要掉进幽深的谷底似的。

高嶺ふぶきsan练过器械体操,咻地就跳下去了。我练的可是日舞啊~~这个构不成理由,只能勉勉强强跳下去。

跳下去之后,银狼哥保持着忍者一样的姿势,和她对比,鼠眼弟太不像样了。跳下去后暂时僵住了。

高岭san看到这样的我,忍住喷笑,一直摇我的肩膀。

嘛,因为每天都是这样的状况,千秋乐时更是把老师的剧本念得乱七八糟……(真抱歉)。

《パラダイスト·ロピカーナ》当然是黑涂的show,演了男歌手、炎之女、热带歌手,非常热情的show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四) - 盛夏的一页 - 泊

这是第二次演女役。

上次是六个人,这次三个人。依旧是环绕在杜san身边。

但是,看着这张没有腰身的照片,自己都吓一跳。耳环和长裙的下摆都超碍事的,女役还真是辛苦啊,记得当时说过这番话。

717日的新人公演,演的是杜san的开朗青年菲利普。

这张照片的场景是,芝居时在舞台上演出的情形。

坐在飞毯上,一边旋转着下降。我也好怕这个啊,舞台稽古时连声音都颤抖了。

还有从三级台阶上跳下来,落地10分!!之类的,还有kin酱式跳跃,穿着有尖尖小帽的灰色斗篷,粘着长长的老鼠胡子来演出。

真有趣呀,非常的。

 

90.8.259.9(宝塚BOWHALL公演)《花のもとに春》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四) - 盛夏的一页 - 泊

 武蔵坊弁慶这个角色。

“我是住在比睿山西塔的……”

弁庆的出场是从狂言开始的,和至今为止的形象不同,是个白净的美男子,我就拼命地想试试按自己的方式来化妆……虽然现在看起来就是张奇怪的脸。

服装都是比较简单的样式,只有一件武装盔甲,就像男人用的那么重,正想着好辛苦的时候,后背就肌肉拉伤了。

第二天开始就换上比较小的盔甲了,姑且就这么演着吧。虽然有扭伤和错筋,但是没有肌肉拉伤,后来仿佛背后喘不过起来似的,品尝到了动不了的痛苦。往后背打了一针,在舞台上一边演出,一边想着自己太没出息了,以这样的状态来演出真是太对不起观众了,这一天过得很辛苦。

果然健康是第一位!我就决定不能逞强,要按照自己的步调来做事。有了健康的身体才有健全的心灵。

 

90.11.325(东京宝塚剧场公演)《黄昏色のハーフムーン》《パラダイスト·ロピカーナ》

在东宝,鼠眼弟也是胡闹着度过的。

也习惯了跳进河里,台词和即兴演出也比较从容了,这一次想认认真真来演出,出场前花了一分钟来商量确认。

11点开演的公演来说,情绪高涨地演出还是有点吃力的,后来这件事被作为一件笑料而津津乐道。

给鲇扮演的西尔维娅递火车票那一场,用的是东宝附近地铁站的名字。

而且,芝居时给西尔维娅打气那里,我们在大家面前发表了各种搞笑“是的。图腾柱”“Iona,我很漂亮!”“胡子舞~!”。

实际上,只要戴上那副墨镜,无论什么都能演了,这墨镜肯定有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吧。

 

90.12.1215(六甲山HOTEL)ディナー·ショー《スターダスト·メモリー》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四) - 盛夏的一页 - 泊

 这是第一次的DS。和海峡san、高岭san一起,正好《黄昏色のハーフムーン》和她们一起演出,紧接着就是DS,,三个人不输给从六甲山看到的漂亮夜空和夜景似的,精力充沛地度过了三天。

我没有住在酒店里,每天都返回宝塚,那两个人觉得很有趣所以住下来了……。大家都知道在六甲山酒店有一座可爱的小教堂吧?酒店的人说,正好有结婚典礼,想让我们也参加,握紧饭团一起庆祝。居然是扔饭团……。

海峡san在旁边淋了一场饭团浴。

真的恭喜你们。要幸福哦!

 

90.12.23(神铁会馆)ディナー·ショー《X’masをタカラジェンヌとともに》

六甲山HOTELDS之后第八天,居然还有DS

什么都做不到的我,以恐慌的状态度过了这一周。

一天要记两三首歌,大概是这样的进度,MC和舞蹈也是,合唱是由同期的朝雾还有朱未知留、湖城兰担任。

和六甲山时不一样,这次必须一个人,正因为如此,也能选自己喜欢的歌曲。

因为对猫王感兴趣,所以一半的自选曲都是用猫王的,最后用宝塚的歌《明日に架ける橋》来收尾。

结束后,总算解除了紧张状态,在乐屋大喊着“再也不要开DS了!!”。

那时候一周内要记完所有的事,我果然还是很讨厌一分一秒追赶着过日子。

虽然只有一次DS,但是现在想起那时的事,“我要做的话还是做得到的嘛”这种力量涌了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