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十一)1997年  

2014-04-15 08:49:08|  分类: 石酱·My St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7

 

97.2.118(中日剧场公演)《虹のナターシャ》《La Jeunesse!

久违了五年的名古屋中日剧场公演。

虽说这是紧接着东宝公演的,因为退团者还有人数限制等因素,稽古又重新编排了。

舞台放上装置后果然还是有点狭窄,ヤングエグゼクティブ那里的舞蹈好像要跟高岭san撞上了似的,本来想跳得更果断一点,却总是“呜~~”歪到一边似的。

武志的走位也改成中日剧场用的了,和大剧场公演东宝公演时不同,被名古屋轻飘飘的气氛所熏染,我自身也很享受这个舞台。乐屋里包括我在内的7个人,每一个人都是这样,比起色气还是吃货的氛围更浓重,每天都超热闹的!

我不会指出来是谁,她一打开名古屋的美食地图,就哗啦哗啦翻起来,说“下次去这里吃?”。

还有一个人,会给自己喜欢的食物作一首歌剧调的歌,最后,如果桌子上放不下食物的话,就会用木箱或者纸箱来代替桌子。

说起来我也是,曾经试过往自己最喜欢的炸虾加上咖喱来吃……

还以为2月的名古屋一定会下雪,这次运气很好,就算下雪了也没有积起来。

太好了,太好了。

 

97.3.285.5(宝塚大剧场公演)《仮面のロマネスク》《ゴールデン·デイズ》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十一) - 盛夏的一页 - 泊

 “我是フレデリーク·ダンスニー。请多指教”。我很少见地(干嘛我要自己这么说啊……)扮演一位22岁的纯情青年。

故事本身让出演者全员都很烦恼,人物关系错综复杂,实际上我也在脑内构图时,不是用角色名而是“yuki酱和fusa酱变成这样的关系,但是miri酱又那样,然后我就这样……”用爱称来记。

那是一个品味恋爱游戏的紧张感的时代,是游戏还是真爱,人们给自己的心戴上面具。看似自由其实很孤独,在我看来,这是寂寞又可怜的人生。

丹斯尼是游移不定的路边草,最后终于想起自己对塞西尔的感情,变得有点成熟起来。

show和标题一样主题是黄金。卷氏流水账《My Stage》(十一) - 盛夏的一页 - 泊

但是,服装和《マ·ベル·エトワール》时一样,都是没有伸缩性的布料。舞台稽古时到处都是噼呖、噼呖噼呖的裤子撕裂的声音。

这是高岭san的再见公演,也是迎接初舞台生的公演。大家的热情都完全聚集在一起了的感觉。

初舞台生的line dance和我那时一样是喜多弘老师。稽古时,line dance登场时我再次感受到了老师那独特的爱情表现手法,回忆起自己的初舞台,眼泪也冒出来了。数年之前我也在这队伍当中啊。

 

523日、24日,出演TCA Special《ザ·祭典~四組夢の競宴》。

这次的TCA Special和以往不同。从客席入场,通过游戏、余兴、还有歌舞获得点数来竞争,大家都吃了一惊。

雪组的余兴是人肉管弦乐队。

大家都变成铜锣啦贝斯啦短笛啦,唱了两首曲子,结果努力过头了,后面的歌声都嘎啦嘎啦的了。

 

96.6.910(大阪Hotel阪急International/6.1415(东京Palace Hotel)ディナー·ショー《L’hortensia de Juin

オルタンジア·ドゥ·ジュアン,直译过来就是“6月的紫阳花”。卷氏流水账《My Stage》(十一) - 盛夏的一页 - 泊

因为是6月的DS,所以用这样的标题(意外地很简单)。

说到6月,就是梅雨季节,湿哒哒的令人讨厌的季节,但是我很喜欢雨中纷纷绽放的紫阳花。

紫阳花上经常有蜗牛,我小时候喜欢撒盐玩蜗牛。

还有把蝴蝶的一只翅膀卸下来用胶水粘上,四脚蛇自己切掉尾巴逃跑就一直追着它……。

(这些全都是闲话。请忘了。)

关于雨、水、河流的曲子,还有适合盛夏的拉丁,以及将要下雨的天空的歌曲,嘛,看上去全都选符合情调的歌,但都是令人怀念的,让大家想起各种回忆的曲子。

这次负责合唱的有上次的美穗,还有初次出演DS的松雪可奈子、紺野まひる、麻夏せれな。四个人都是雪组很有自信送出来的美声。

稽古就像祭典那样热闹开心,一旦到了正式演出,不知怎么包括美穗在内的四个人都紧张得僵硬了。好可爱哟。

开始是三首连串,接着是雨的旋律。

旋律的最后是在音校绝对会唱的“城々島の雨”,拿着纸伞穿着短外褂。

因为著作权的关系,录像带没有收录的“サンセットプルーバード”,还有一起拍写真集的最亲爱的好友的名字一样叫做“Amour”的曲子时,介绍了乐队。

在宝塚旋律唱了怀念的“KING牧师”“白瑞德”“大中兄皇子”“鲁契尼”“アナジ”…………这样唱下去,还是得忍耐啊(腰都累了)。

穿淡紫色的服装唱“スターダスト”(这首歌也能使我冷静下来),最后是“ハイヤー&ハイヤー”。人们朝着自己深信的道路前进,高远,更高远。

虽然有点理想化,我的想象是雨后,空中沐浴着胭脂色,被之引导飞向更高空……卷氏流水账《My Stage》(十一) - 盛夏的一页 - 泊

唱这首歌时合唱也很辛苦。必须重复数十回“ハイヤー&ハイヤー”,结束后大家都是一幅流着口水……的状态。

接着是在东京Palace HotelDS

和两年前一样可爱的会场,但不知为何觉得有点狭窄。这是为什么呢。

但是这次能好好地从通道走过,走到大家身边了。

最后一曲之后,安可唱的是第一次开个人DS时唱的《明日に架ける橋》。自己选的这首安可曲,有一种刺痛感。

比起两年前的DS,多少有点成长了吧?我不禁这么想,大家觉得呢?

因为超过时间而被剪掉的“music of the night”,就算改短点,也能唱这首就好了呢。

 

97.7.430(东京宝塚剧场公演)《仮面のロマネスク》《ゴールデン·デイズ》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十一) - 盛夏的一页 - 泊

 本以为梅雨期过的宣言终于出来了,夏天的空气很快就来袭了的东京公演。

难以想象这是7月的热度,《仮面のロマネスク》《ゴールデン·デイズ》开始了。

芝居比起在宝塚时有些许改变,丹斯尼的小男孩样子还是没变。

话说这是稽古时的事了,丹斯尼对瓦尔蒙说“瓦尔蒙子爵,我要和你决斗!!”。

不知是说溜嘴了还怎么,把ケットウ(决斗)念成了ケッコン(结婚),大家都笑死了(丹斯尼和瓦尔蒙结婚的话,故事就更复杂了吧)。

show依旧是满头大汗,就像洗了个澡。

照片是劫匪顺着扶手滑下来的场景,这可真爽啊。jazz hot那里每次睫毛都像要掉下来似的,finale那里说唱的歌也好喜欢。

到最后才想起高岭san要退团了这件事。她本人也是这么说,是因为至今为止的舞台,我一直在她身边的缘故吗。退团者10人里也包含了我一个同期,我的心里满怀着对每个人最重要的回忆。

至今为止所相遇的,退团了的大家,会永远和“宝塚”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吧。

我深信着。

至今在宝塚的舞台上相遇的众多角色。

每一个角色的回忆都很多……

 

为了今后邂逅的角色

 

用心对待

 

直至最后。

 

我果然不是作家。

请见谅……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