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十)1996年  

2014-04-08 10:17:58|  分类: 石酱·My Stag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6

 

96.2.163.25(宝塚大剧场公演)《エリザベート》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十) - 盛夏的一页 - 泊

 被告………………路易·鲁契尼!!

在铁格子的灯光中,鲁契尼被人推出来似的,经过了持续100年的讯问,他还是冷笑着回答。大喊着那是伊丽莎白自己的意愿,扯断手铐开始对整个故事进行解说。上衣皱皱巴巴的,穿着西裤。横条纹的T恤意味着他是囚人的身份。而且还有,胡子。聚集了这些要素,鲁契尼的形象就出来了~!

意大利人,恐怖分子。只要杀的是王室的人,无论是谁都行……。在日内瓦湖边下榻的伊丽莎白,不知为何没有使用假名,因此被鲁契尼断送了性命。当时的报纸,关于鲁契尼只留下了一张照片。还有就是文字记载下来的,用一把像细锉刀一样的匕首刺杀伊丽莎白,高声地、近似疯狂地大笑,只有这些而已。

我一直盯着那张照片看。一开始,还以为是位邋遢的大叔,12秒…………这样看着的时候,感受到很多别的东西。

似乎强烈地想诉说些什么,又像是安心的状态、自己非常满足、心情很好的样子,而且他的眼睛并不是看着镜头,仿佛在看着很遥远的地方。作为演鲁契尼的参考资料,我有这一张照片已经足够了。

老师和斯达夫们都说这个角色很适合我,但是也不能自满,我决定相信自己感受到的东西,对自己坦率,以自己所想的,自然地去演。

一边看着周围的生徒一边进行思考,调整自己的站位,稽古就这么推进。但是……乐谱拿到手里时,果然还是要问哪场的手该放在哪里比较好……我一直都是举手提问的状态。把米老鼠的keyboard也带去了,每天一有时间就敲键调整自己的歌(光是记住一首歌的音调就要花两天的时间)。而且,鲁契尼的台词比TOD阁下还要多。说话的对象是坐在客席里的大家。对,就是你们。

从开场的讯问开始,我就必须把观剧的大家带进《エリザベート》的世界。作为一个进行役,大都是单独行动,在芝居里扮演厨师、摄影师、服务员,根据场面的不同,鲁契尼的立场也随之改变,在舞台的某一处总会有他的身影。有一场他不见踪影,有一场他大受欢迎,能够自由地出入芝居,每天都很好玩。

说到好玩,第二幕开始的摄影师是一边哼着歌一边从银桥登场的,连续来了几次快变成坏习惯的即兴演出。客人的反应也很有趣,有一次那个三角架相机还倒到客席去了。

那时,那位客人也没有生气,笑着偷偷把相机还给我,借着这次机会请让我说一句,卷氏流水账《My Stage》(十) - 盛夏的一页 - 泊

“真的很对不起,谢谢你~”。

比相机的回忆还要沉重的是,三角架把我的手都夹出血泡来了,真是个麻烦的玩意啊(虽然公演结束时,对这个麻烦玩意也依依不舍就是了)。

说到麻烦的玩意,还有一个,就是手铐。

稽古时用的是下级生帮我准备的塑料制品,舞台稽古时,也没有准备好正式演出用的手铐,就急急忙忙去稽古场拿塑料的,后来就干脆直接用这个了。

如图所示,有一只的卡扣是掉了的,有时力度把握得不好,经常把锁也给扯掉了。

如果真要继续说这些内幕的话,还有很多可以说,这是其中之一之二……

大家还记得那个叫マデレ―ネ的人鱼泡澡那一场吗?

为了体现出浴缸里的泡沫,使用了超多的塑料泡沫(放进零食等等里面的,缓冲泡沫)。

出场前,我无论如何也忍不住掰一块,又一块。有人注意到泡沫比初日少了吗,犯人就是~我哦!

牛奶那一场,卖牛奶的鲁契尼说“这是最后一罐!”,煽起市民对皇室的愤怒。

把铁皮牛奶罐倒过来,说“已经没有了哦!一滴也没了!”,做这个动作的时候,罐子里的灰尘啦、纸团啦哗啦啦就倒到我脸上来了。

谁啊啊!哪个混蛋往这里面扔垃圾啊啊!!

第二幕,摄影师的腰间挂着一个黑色的四方型包。

一开始时是用像士兵一样斜挎的灰色布包,但是不适合,就驳回了。

第二次一样是用ガマロ的挎包。这也不行……所以最后终于用的是如大家所见的四方型的包包。那里面装的说是世界各地美女的照片,其实是不由得想喷饭的美女哟。

要是有人也穿了横条纹的衬衫来稽古,生徒们都会说,

“这是鲁契尼!”

横条纹=鲁契尼,这样的观念根深蒂固。

乐屋里,大家都学皇太后苏菲的歌,从早上开始就是“洗脸了吗~”“现在就去洗~”之类的,平时的对话全都用音乐来表达。

连衣装部的斯达夫们也是,用鲁道夫的歌,“变成最糟糕的事态了〇kg!”。还有“我是伊丽莎白!?”这一句就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上“ベート”一起唱。

难道说,大家也演过了??

转眼间,这样热闹的乐屋?也迎来了千秋乐。

 

96.4.135.5(地方公演)《あかねさす紫の花》《マ·ベル·エトワール》

久违了四年的地方公演!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十) - 盛夏的一页 - 泊

因为隔得太久了,也不太清楚该带些什么东西去,那个时代就是这样。但是无论哪里都有东西卖,所以也安心了,那就出发吧。

说到地方公演的常规的话,就是公演结束后的快速移动。幕布落下五分钟后,全员都得乘上巴士。

和上次不一样,这次是早上开始坐车然后演出,这样的行程。到了千秋乐那天,就算早上大家也还是很疲惫,就在巴士上睡觉。

公演结束后的巴士上,我还有一半的妆没卸完,T恤也前后穿反了,鞋子跟穿拖鞋似的,扣子也扣错了………etc。真是不像样子。

有一天,我不知弄错了什么,把要穿回家的衣服塞进了换洗的篮子里,穿着一件乐屋衬衫套上外套就回家去了。

舞台该怎么说呢,客席靠得很近,就在眼前似的,我走过去跟额田说话时,就感受到客席那灼热的视线,装模作样地从花道走过去时,那花道也说不上很宽,还被扩音器的绕线给绊到。

大海人皇子一路桑也是,跑去花道时,不知那门怎么关上了,又是推又是拉的,苦笑着退场了。地方公演尽是这些体验。

这次地方公演北到仙台,南至福冈。

博多公演也总算顺利结束了。

 

517日、18日,出演TCA Special《メロディーズ·アンド·メモリーズ》。

 

96.6.330(东京宝塚剧场公演)《エリザベート》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十) - 盛夏的一页 - 泊

 《エリザベート》的东京公演。在宝塚稽古时,听说会做一件新衣服,我就很期待会是哪一件呢,居然就是那件条纹T恤而已……。

因为是烦人的梅雨季节,虽然我挺开心的,但是仔细看看的话,发现脖子也是深蓝色的条纹印子了(所以那时平时目之所及之处全是条纹)。东京公演时鲁契尼就根据当时的心情来穿不太一样的条纹T恤。

脚本家クンツェ氏、音乐的リーヴァイ氏说“那是男孩子吧?”。意大利的人则说我比他们还像意大利人。

演鲁契尼的这时候,就算我大喊“人家是大和抚子啦~!”,好像也没有人听得进去。

这次的音乐剧《エリザベート》是一路san的再见公演,留下了甜美和充满透明感的歌声,Tod阁下从大阶段走了下来……

 

96.8.99.16(宝塚大剧场公演)《虹のナターシャ》《La Jeunesse!

盛夏时节。栗崎武志开始了。卷氏流水账《My Stage》(十) - 盛夏的一页 - 泊

他是上海大日本帝国食堂的少爷。口头禅是“俺”“お前”“バッキャロ~!(八嘎亚罗的江户腔)”等等,被在浅草长大的双亲抚养成人的武志,小时候就很喜欢青梅竹马的娜塔莎。不擅长率直地表达自己的思念的男孩子。正因为真的喜欢,所以说不出口。但是无论什么时候都会陪在娜塔莎身边,一直守护着她。武志就是这样腼腆又有点粗鲁的的男孩子。

后半部分是戴着学生帽穿着学生服,还穿着木屐,和吴竹家的龟先生进行争论(每天都充满了火药味)。

而且,虽然在舞台上穿过数次木屐,但还是在银桥正中摔了个屁股蹲儿,木屐的一个跟断了,踩空了一步之类的突发事件还是好可怕啊……

话说,说到彩虹,经常是在雨后的天空看到的呢,小时候以为彩虹下面有宝物,就跑去山的那一边。结果走的过程中彩虹消失了,所以现在一看到彩虹,就会想起那时的事,不仅是彩虹,那时我还认为云是绝对可以坐上去的,当知道不能坐的时候,记得受了相当大的打击,眼泪也冒出来,就像站在雾一样的云层中呢。

大家也一定有类似的经历吧,比如星星不管怎么说都是星形的,月亮上有兔子在打糕饼,银河里真的有水在流,雪像棉花糖一样甜之类的……。

当意识到这些都不是事实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是活在一个没有梦想的现实世界,但是我认为武志全都相信。

这样的武志君。蹬着自行车,娜塔莎坐在后座,很不好意思,也骑得不是很好,手和自行车把手还擦到花道的墙壁,倒向客席差点掉下去,差点轧到下级生之类的……。终点是我们大日本帝国食堂,就这么撞进去了,把家撞得摇摇晃晃,爸爸和妈妈冒了一身冷汗。

这是昭和初期的故事,头发是黑色的,但是show挑染了金色。芝居用黑色的喷雾,show开始之前就洗头,把金色的挑染露出来。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十) - 盛夏的一页 - 泊

 ラ·ジュネス=青春。

轻微的恋慕、初恋,明亮的场面很多,其中有一场是当年《ラ·ノスタルジー》里月组最下级生跳舞的“安魂曲”,现在由我来担任,很不可思议的心情。

当年我看着剑san的后背跳舞,现在却站在剑san的位置,下级生们看着我。一听到安魂曲的旋律,仿佛这是不久之前的事,记忆也复苏了,想起自己假睫毛被汗水浸掉了,还是蹦着跳着的样子。

show中间的燕尾服那场,宿醉的Fred Astaire和笑着自称是腰疼Gene Kelly的高岭san来了一段愉快的双人舞,包列罗舞那场很难保持平衡,在早替室,每天都是“今天是震度3”“我是震度5!”这样的对话。

附赠一则,开场时穿的上衣装饰着闪闪发光的石头,很像凤尾草叶子背面的疙瘩,就觉得好恶心啊,但还是每天都得照一照镜子然后走上舞台。

 

96.10.1226(宝塚BOWHALL公演)《アナジ》

卷氏流水账《My Stage》(十) - 盛夏的一页 - 泊“一旦和海结缘,我的心就不会再离开它……”

BOWHALL,吹着西北风(アナジ),迎来了初日。

这是海上粗暴的男子们,背振、隼人、不知火、陈、国见、猪名、红莲、鱼梁濑乘坐红莲丸,从南海开始返回日本时的故事。

平户、锁国令、南蛮贸易、松浦藩、地下天主教……一听到这些词语,我身体里的九州人之血自然而然地沸腾起来了。

出演者当中,除了我,还有福冈和冲绳出身的,还增加了台词的方言指导。但是大家都是一片“什么?那个?”“什么意思?”“无论那是什么反正是音乐,给我记住就行了”的喊声,一个反复说那句台词,另一个就张着嘴使劲眨眼睛,这样的交谈。

而且,下级生很多,收刀、拔刀、握刀、行走、甚至衣服下摆的张开幅度,一切都是从零开始的,难题都冒出来了。但是,大家还是这样笑着哭着度过一天又一天,随着稽古进度,不安也渐渐减少了,反而觉得被一股紧张而温暖的氛围包裹着。

这部《アナジ》里,意外地有很长的武打戏,第一幕和第二幕都有。

这是有人数限制的BOWHALL公演,仔细看过第一幕的武打场面的话,就会发现刚才还一起乘船的同伙变成了官吏,居然还去砍杀アナジ、クロバエ和隼人!

一边开玩笑说着“你这个叛徒~!”,跳着,和对方对峙起来。

到了第二幕,每个角色都有精彩场面,一个,又一个,和敌人的刀刃进行对抗。这一场的9个官吏轮流着出场,简直就像是用舞台和舞台袖做背景的大运动会。出演者本人有时也是搞不清楚“下次我砍谁演谁来着?”,真是冒冷汗和大汗的一场。

男役就这样腰间带着刀来跳舞,当中只有一个女役津脇很突出。两手紧握着和大家不一样的短刀,她为了保护クロバエ,闭上双眼一通砍杀。那一瞬间,官吏们都停下来了,我自己也看傻了。

砍杀对方时发出“呼”和“哈”之类的声音,指导武打的老师好像笑得停不下来了。这简直就像身处黑暗中的孩子为了压住恐怖感,拿着棍子到处乱打的样子。

渐渐地,各种动作开始融入自己的身体了,接着是练习互相配合,手上的伤也逐渐冒出来了。我也是两手都贴着橡皮膏,真是绑着防护绷带的稽古。中学时代我加入了空手部,与其说是害怕,不如说是一边砍伤自己一边向前进吧(大概也是这种性格),就被老师提醒“重心不要移动”。

最后一场是被敌人的炮弹戳成蜂窝的船燃烧起来,我被绳索缠着缓缓吊起来。现在想想,那时居然敢做这么危险的事……

就像图中所示U字型绳子和横着的一根绳索而已。用一只脚的鞋跟踩着绳子,用两手的力量支撑着。我对高处很苦手,这样有点像上不去下不来的心情(是因为恐高症吗……)。

心中怀念着亡父的身影,对离别的母亲和妹妹的爱,对同伴们的友情,身边人们温暖的心,温柔、痛苦和愤怒。

被问到アナジ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是“海”。我感觉到アナジ拥有的特质和大海是一样的。

话说回来,公演时也发生了很多小插曲。

武打戏时,我砍着砍着忘了一个人,对方一副“诶???”的表情,就一边喊着“呜哇~!”一边退场了,还有举刀过顶时,结果打到自己的发髻,假发整个就往后滑了,变成一个长脑门的怪人(大家忍笑忍得好辛苦)。

不仅仅是我这样哦。母亲自杀时,假发戴得太深,眉毛都到额头的发际线了,看到这个样子,アナジ的眼泪突然就停下来了。紧接着就要唱一首歌,还真是辛苦啊……

还有第一幕落幕的瞬间,我的刀凌乱地分解了,嘛,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

话说,这部宽永锁国秘话《アナジ》,到底有多少个已经死掉的人再次出场的呢?反正有一个被杀过六次的人。

当中也有活得比较久的,不可原谅的是伯父、松浦隆信。卷氏流水账《My Stage》(十) - 盛夏的一页 - 泊

我问过老师。

“其实伯父没有被杀吧?”

“没有”

“那最后的情势逆转……”

“没有”

“但是,作恶的头领最后居然没死,这种事……”

“哈哈哈…………罪恶在蔓延?”

嗯…………我微妙地觉得理解了。

 

96.10.3111.7(东京特别公演)《アナジ》

接着是东京日本青年馆公演。

舞台稽古是用素颜普通化妆,戴上假发穿上服装。本来是浅黑肤色的船员们都一脸白,包括我在内……好奇怪。

BOWHALL的舞台稽古时,受伤的下级生们也可以出演了,全员聚集在一起了好高兴,重整心情,在117日那天,强行把讨人厌的老师们也拉上舞台来。

通过这个作品,我重新感受到上级生力量的强大和下级生的可靠。

 

96.12.226(东京宝塚剧场公演)《虹のナターシャ》《La Jeunesse!

《虹のナターシャ》《La Jeunesse!》上京了。

外面刺骨的寒冷,舞台上却淋漓大汗的我。

已经是腊月了,每天都过着忙碌的日子,也发生过因为安魂曲的歌词而哭泣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