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2004 Merci...轰悠x谢珠荣对谈  

2015-12-14 19:56:24|  分类: 石酱·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4年写真集文字部分翻译补完中...

-=2004 Merci...轰悠x谢珠荣对谈 - 盛夏的一页 - 泊-=2004 Merci...轰悠x谢珠荣对谈 - 盛夏的一页 - 泊-=2004 Merci...轰悠x谢珠荣对谈 - 盛夏的一页 - 泊
2004 Merci...轰悠x谢珠荣对谈 - 盛夏的一页 - 泊

轰:谈到这个企划时,我特别想和谢老师谈话,所以这次指名了谢老师。

谢:谢谢。

轰:老师的日程也很紧凑呢。一起合作的时候,开始振付后我就在拼命背舞步了(笑),没有什么机会慢慢聊。

谢:排练结束后我总是说一句“再见!”就回家去了呢(笑)。今天我在日生剧场看了《花供养》,要扮演天皇这个角色,果然需要品格和风度吧。也就是说,ishi酱是适合这个角色的极少数生徒中的一人。前阵子我去美国时,才真正感受到在日本这个国家儒教占了20%,日本独特的美学……武士道则占据了日本精神的80%。在继承这些精神的同时继续守护传统是很有意义的。今年90周年,ishi酱在继春日野老师之后扮演后水尾天皇,这也是有意义的,太棒了。

轰:您那么一说,我真不敢当。谢谢。这次稽古时,春日野老师跟我说“ishi酱加油哦,就托付给你了”。我想都没想过自己要站在这个位置上,回过神来时就变成这样的状况了,怎么办啊……这样有很多的担心。主演同期陆续退团那段时期我也想退的。尽管知道自己明天该干什么,但完全无法想象一周后、一年后、十年后的样子,我一点计划性都没有(笑),我就是这样的人,坦白说,我经常处在一种不安的状态。但是我希望可以一个个面对它们,从而清除这种不安感……。在舞台方面,不能停留,去观察各种东西,融入自己的感受,想知道自己能力的界限。

谢:我看到《花供养》与津的台词就觉得,与津之所以能够到达出家的悟道心境,是因为一路上都在拼搏吧。ishi酱今后的道路大概也不轻松,可能会觉得辛苦,会觉得烦恼。但是不放弃、坚持拼搏也属于悟道吧。对生命而言,人类在至死之前必须拼命地活下去。生徒们陆续退团,而ishi酱虽然会踌躇,但做好了在宝塚工作到老的觉悟,我觉得很厉害。希望ishi酱能引以为豪,坚持下去。同时希望ishi酱可以继续给下级生教授传统。我比ishi酱大几岁?(笑),大20岁吧(笑),我会作为宝塚的毕业生,在有生之年继续支持ishi酱的。

轰:谢谢。关于这次《花供养》,我觉得是对自己的一项挑战。我来扮演春日野老师的角色,从这个方面来说,如果不进行多方面思考,会变得很虚假……我很喜欢有压力时的状态(笑)。虽然是最近才发现的(笑)。所以我是以肩负着各种责任的感觉来进行尝试的。

谢:植田绅尔老师希望ishi酱可以继承春日野老师,所以决定在这个时期上演《花供养》吧。

轰:我希望自己不要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外壳里,而是从各方不断吸收知识,平时我就留心到这一点。谢老师也积累了不少经验,从而不断给大家送出精彩的作品。您真的充满了活力,这股力量到底是从何而来的啊?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今天也是,我从没见过客席里有那么精力充沛的观众哦(笑)。

谢:(笑)。大家也是拼了命去演嘛。大家在努力演那样困难的芝居。只是这样我就觉得很开心了。所以,我悄悄对一起去看公演的komu酱说“我们站起来吧”(笑)。

轰:最后观众们都站了起来。感觉谢老师的活力一下子就传达到客席了。

谢:我对感动的事物表现得很坦率。ishi酱说“没有唱歌也没有跳舞哦”,但就算没有歌舞也看得很开心,今天的舞台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满载而归。我在创造舞台时也是如此,无论什么都行,感动也好,开心也好,观看舞台时希望能和大家共享那一段时间。我去看下级生的舞台,总是觉得很感动,大家都在努力呢。


轰:谢老师真的是用心在振付和导演呢。《凯旋门》时的振付,我心想绝对不要输给谢老师,怀着这样的心情来努力的。“明天也不会输,明天一定不要输”这样(笑)。

谢:(笑)。昨天我久违地看了《凯旋门》的录像带,完全没有宝塚和男役的意识,很快就进入了故事的世界。ishi酱很适合拉维克这个角色,包括ishi酱在内的大家都演得很好。在稽古场,虽然ishi酱看起来很冷静的样子,但是会把我说过的好好演绎出来。

轰:果然认真听取老师提出的意见是很重要的呢。舞台是由大家来一起创造的,无论是上级生还是下级生,自己也要注意听老师对别人提出的意见,自己进行反思,再反映到自己的演技上,这个过程很有趣。而且演戏的答案不是只有一个。这一点也很有趣。虽然排练很辛苦,但能看到下级生随着排练进度渐渐喜欢上这部作品。大家接受老师满怀热情的意见,拼命去排练,我最喜欢这个过程了。

谢:那时时间不够嘛。但是大家都做得很好。昨天我一边看一边这么想着,要是现在担任导演,我会更加谨慎吧。但是光是做出来就拼了命。全是舞台设置和舞蹈编排(笑)。

轰:我写了10年日记,看到《凯旋门》时期的日记好好玩。上面写着“10 to 10”(笑)。从早上10点排练到晚上10点。

谢:所以年轻的演出助手不愿意当我的助手啊(笑)。因为太辛苦了。好像说我随意使唤人,其实我自己才是最辛苦的。我负责全部的舞蹈编排(笑)。

轰:是啊(笑)。其实《凯旋门》公演时,我在背景塔上一个人待机时,一边听着曲子一边碎碎念“好好玩啊……”。之前从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我对自己的碎碎念也吃了一惊。

谢:这样啊。大剧场的初日开幕后,我就先回东京去了,接近千秋乐再回到大剧场看剧,你的拉维克已经演得特别好了。当然,和初日的程度相差不多,但是人物心情很好地融入到舞台上,非常精彩。这要靠演出者的功劳,还有观众们的培养。演员本身也能从中学到知识。

轰:确实有这个方面。不局限于形式,还要有所变化。

谢:我深切感受到,舞台作品是观众们培养起来的。是实际站在舞台上的人和观众们一起创造出来的。

轰:是的。在演这部作品时,每一次深呼吸、转移视线、无意识踏出的每一步,这些芝居里的动作都和自己完全契合在一起。在把握住谢老师和柴田老师所说的要点的基础上,不用刻意去演,而是可以随心所动,这样感觉很愉快。每天都要演出,自己和共演者都在进行生理节律的循环,可以感受到搭档微妙的变化和观众的气氛。拉维克这个角色已经和自己的肌肤融为一体。“我真的很喜欢演戏啊”,能让我产生这个想法的就是《凯旋门》。只是,初日那几天被评论说不像是宝塚的作品。

谢:是吗?

轰:但是这样的言论也渐渐消失了。

谢:大概在柴田老师心目中这就是宝塚风格的作品。让我来担任导演的话,就会变得不像宝塚的舞台。但是对大家来说,这反而带来了新鲜感吧。会思考大家能不能接受这样的新鲜感呢。旋转盘转动时大家会不会看不懂呢(笑)。但是也有人说那两座旋转塔很好地表现出了巴黎的氛围哦。

轰:那个超厉害!我很喜欢巴黎,也去过很多次,巴黎就是那个样子的。小胡同很有气氛对吧。果然一旦开始创造什么新事物,就会受到批判,这是没办法的。

谢:但是啊,要是剧团的演出家就会一直被这么说,要是我被这么说,就会扔下一句“好,掰掰”然后回家去了,说不定这就是好处(笑)。

轰:(笑)。就算发型一样、演戏方法一样、舞蹈一样,只要把新事物引进宝塚,就会收到很多意见。但我觉得没有挑战就没有发展。总之我们要毫无畏惧地进行尝试,以做出期待值以上的成果的心情来进行挑战。

谢:“宝塚的生徒还可以做出这样的作品哦!还能演出这种风格哦!”我希望可以让世间看到宝塚这样的新面孔。

轰:当然我也很喜欢宝塚传统的演出,也想尝试一下谢老师担任导演的整体氛围相当不一样的作品。对生徒来说,积累经验是很重要的。所以,与其不容分说地进行否定,不如尝试接受新鲜的空气和不一样的风格。说不定就能演出非常出色的风格呢。

谢:是呢。ishi酱应该算是拥有宝塚传统的一类人。站在带领今后的宝塚的立场上,希望ishi酱不要失去挑战新事物的精神。有这样的上级生在,下级生也会跟着你走的。


轰:虽然这是旧话了,我在月组时,我试过担任谢老师的场面的代演哦。手脚和脑袋都是不同的编舞,完全背不住,真是讨厌的回忆(笑)。

谢:什么公演?

轰:《ザ·スイング》玩具箱那一场。

谢:玩具箱啊,嗯嗯嗯!

轰:我扮演一名士兵。上级生休演了,由我来代演。每个人的舞蹈都不同,超难的,“好,现在开始赶紧记住”这样的感觉。还记得我说过“讨厌啊,谢老师的编舞太难了!”(笑)

谢:很凌乱的编舞呢(笑)。

轰:但是之后就能参加谢老师导演的场面了,真的好高兴啊。我想跳能吸引观众注意力的舞蹈!排练时我是这么想的。

谢:我的同期一酱(京)说“有个好孩子哦,有个好孩子哦”,我就看到ishi酱了“啊,是那个孩子啊”。当时的印象是很认真的孩子。

轰:不,我很不擅长跳舞。

谢:是吗?完全看不出来。

轰:我在音乐学校时真的拼了命。死死地跟上大家的脚步。就算一步也好,我想成长起来!在月组演《ラ·ノスタルジー》这部作品时,我演谢老师编舞的“J.D. Boys”,詹姆斯?迪恩那一场。

谢:啊啊!有詹姆斯?

轰:是的。我研二。

谢:那么年轻的时候啊(笑)。

轰:记得是最下级生参加那一场。

谢:我很喜欢那一场哦。那首曲子特别好听。

轰:很好听呢。而且我到雪组后,在《La Jeunesse》再演了那一场,这次是我负责唱歌。

谢:这也很好玩呢。

轰:上次我还是最下级生呢,这么一想觉得好怀念啊。大家都去找有卖可以拉长的牛仔裤的地方(笑)。

谢:对啊(笑)。大家都好努力认真啊。下级生时特别纯粹天真。所以很可爱(笑)。

轰:真的很纯真(笑)。研一时,第一次听说“オケ合わせ(管弦乐队配乐排练)”这个词,就去问上级生,她们说“那个啊,就是大家都带上洗澡桶,相互合作哦”(笑)。我有几个同期真的拿着桶来了。她们都嚷着“被骗啦!”(笑)。

谢:(爆笑)。这也是宝塚的传统呢(笑)。

轰:下级生时有时会嘿嘿傻笑,无论是失败还是恶作剧都做过(笑)。

谢:我也是(笑)。我是恶魔的化身。在舞台袖逗人笑是我特技中的特技。因此我经常被上级生骂。

轰:我也试过!但是现在禁止了。

谢:一般来说,当然要禁止啊(笑)!年轻之时不懂舞台的严肃性。

轰:但是我因此得到了锻炼。舞台上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能冷静应对了。多亏了上级生(笑)。在乐屋把女役桑的乐屋服的衣角缝起来,把拖鞋缝在一起什么的(笑)。

谢:你也蛮厉害嘛(笑)。当然站到舞台上就专心致志。

轰:舞台是真正的战斗。但是很容易区分出用心去唱歌跳舞演戏的人与有点漫不经心的人。

谢:我也提醒过几次。在舞台上无意中放松下来的人,还有稽古时看漫画、发短信的人。

轰:我也很讨厌。有时会训斥她们“你给我适可而止,从排练场出去”。

谢:那样可不行呐。

轰:有些人不是会因为出场少就消沉吗。也有些人会给周围的人带来困扰。虽然很难受,我曾经对她们说过“你是想站上宝塚的舞台才会来这里的对吧。要是没有这股干劲的话,请自己退出这个场面。不愿意的话,就认真去做”。

谢:其实让ishi酱你们来担当这个任务真的太可怜了。这本来是由工作人员、演出家老师们来严厉指教的。我自己曾经是上级生,所以可以说出来,但是演出家男老师会比较难说出口吧。

轰:可能会顾虑到要是伤害了生徒该怎么办。

谢:我对男孩子也会这么说哦。要是这样就退缩了,这个人也太脆弱了。

轰:大家经常说宝塚的生徒都很坚强,其实不坚强的话就没办法在舞台上工作。有些人对舞台并不怀有真挚的感情,和这些人一起站在舞台上简直就是屈辱。

谢:ishi酱是这么的严格,所以对待舞台相当认真。我自己开公司时最注重的是人性,而不是实力。外面的世界有各种各样的人,所以人们才会有各种思考方式。最重要的是,当事人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去对待舞台,有着什么样的人情味。如果没有一起创作的想法,无论和多熟练的人一起工作也不会觉得开心吧。

轰:技术当然必不可少的,但有没有心,作为舞台人的魅力就会产生很大变化。

谢:是呢。而且无论多大年纪,也要倾听别人的意见,坦率也是很重要的。

轰:一定要认真去听人们提出的意见。只是,要听取哪一条就取决于自己。重要的是如何丰富自己的感受性和想象力。对演员来说,这是绝对有必要的一项工作,希望下级生可以培养起自己进行选择的能力和感动的心。话虽这么说,我在下级生时,只要能站到舞台上就非常开心了,一个劲地去努力(笑)。这么想,下级生不可能一步就飞出去,首先做好自己能做的事,然后去观察给自己提出意见的人……我在专科特出到各组,重新感受到生徒有非常多的类型。


谢:我们要把从上级生那里学到的东西教给下级生,但是能认真传授的人已经变少了。这是因为很多人觉得时代不同了,就很难说出口。但是我认为能做好自己分内事的人应该也可以坦率地把事情说出来。ishi酱无论对演艺还是自己的人生都能真诚地去面对,脚踏实地地在干,我觉得你也能坦率地说。所以说,ishi酱对宝塚来说是很贵重的人材哦。工作不止是需要头脑好和有实力,最重要的是拥有诚意。

轰:因为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类嘛。有感情。这样一来,用感情去做一件事,也能收获到另一份感情。从这个方面来说,我确实是选择了一件很有趣的工作。

谢:前阵子我去纽约时,有机会和中村勘九郎桑和渡边eri子酱聊天。当时聊到宝塚,勘九郎桑说“现在的歌舞伎也有串田和美桑和野田秀树桑在挑战新的演出,我希望宝塚今后也可以不断挑战新事物”。如果要在百老汇演宝塚,要是能够带去和物的revue作品不是挺好的吗。希望到时ishi酱要加油哦。ishi酱能让我们看到真正的日舞。生徒们可以做到的,我很有信心。如果参与者们花上时间创造出好作品,我确信一定可以登上世界的百老汇舞台。生徒们也要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轰:是的。展望100周年,果然还是有必要向海外发展。

谢:无论是日舞还是芝居,宝塚都能演对吧。小林老师创建的宝塚真的很厉害。而且如此经久不衰,这件事本身就很伟大,也是我们的骄傲。希望把大家都介绍给世界的人们。去百老汇虽然不是最重要的,世界上还有很多人不知道“TAKARAZUKA·REVUE·COMPANY”呢。

轰:我去伦敦的剧场博物馆参观时,问了那里的工作人员“知道宝塚歌剧吗?”,工作人员歪着头表示不懂……。明明在伦敦举行过公演为什么还是不知道呢,当时觉得好不甘心。

谢:是的。前些天我去看了“GEORGIAN·STAGE·DANCE·COMPANY”的舞台,真的又帅又精彩。那是只有男性的舞蹈,好想让大家都看看!但是啊,世界上也有很多人不知道有这么精彩的公司。宝塚就是其中之一。希望大家能像知道歌舞伎那样也知道宝塚。因为这是由年轻女性来工作的公司。我真的很感到自豪。

轰:是的。所以生徒们要怀有专业的意识,每一个人都要努力才行。有时会觉得我们特别受重视。比如说,舞台稽古时为了预防装置事故,工作人员们都非常小心地引导我们,每一位生徒,每一位后台人员都怀着紧张的意识,以防发生意外。只要解决了这一点,接下来就可以挑战更具技术性的高水准,以及更深奥的作品。

谢:希望能够花时间去创作呢。我觉得,把渡边武雄老师教我研究的日本民谣经过提炼所创作出的和物revue的话,一定能被世界所接受吧。工作人员花时间去创作,生徒们也花时间去排练……

轰:这样的公演能实现就好了。我觉得宝塚的和物revue绝对不会输给国外的任何舞台。希望一定可以实现。


谢:要说今后对ishi酱的期望,只有一件事。希望ishi酱能和其他流派进行比试。当然前提是不能破坏至今的形象。这样一来,ishi酱自己也能拓宽舞台人的领域。

轰:tartan经历过呢。

谢:对对,《天翔ける風に》。

轰:说不定我会和男优桑竞争哦(笑)

谢:(笑)。如果有幸和优秀的演员和演出家合作,请你一定要进行挑战哦。因为还可以把外部的经验带回宝塚。

轰:经常有人对我这么说呢,不过,正因为是“男役”,我才会站在舞台上的。

谢:没有啦,没事的。

轰:老师,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很容易害羞的(笑)。本来就不擅长在别人面前做事。我是借助“男役”这个身份站到舞台上的……。而且,转专科时我就在想了,我果然还是很喜欢宝塚。我还热衷于男役的这种特殊魅力,要是到外部和男优桑共演,肯定会觉得害羞的。

谢:哎呀,可能吧,因为是ishi酱,所以会研究男优桑吧。真正的男性是这样的啊……之类的(笑)。

轰:我在下级生时代,坐电车时也只顾着观察男性就是了(笑)。其实我自己也还在摸索,什么是男役,什么是宝塚的魅力。我经常被问“宝塚的魅力是什么?”。但这是无法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要说到为什么,大概我自己也在探索当中吧。而且,自己也会注意不到自己身边的事情。我进行自问自答的情况比较多,不止是对演艺……

谢:包括自己的人生?

轰:全部都是。真的没有弄错吗,这样真的可以吗。当时决定转专科留在宝塚歌剧团时,大概是我第一次正面面对自己吧。那时,我把隐藏在心底深处的真实感受拉出来,面对现实。现在的自己最想做什么,飞向外面的世界吗,结婚吗,还是做完全不一样的工作呢,我一直都在思考这些事。一旦当上了主演,无论是谁都会这么想吧,我也到了不得不认真去面对的时期,当时真的是一个人在烦恼,在哭泣。就算得出一个结论,也会重新考虑,“不,不是这样”。歌剧团方面提出这个提议后大约半年的时间里,只要受一点刺激,我仿佛就会放声哭出来。

谢:刚好是博多座《凯旋门》的时候呢。

轰:是的。演《凯旋门》时我过得很充实,这件事也慢慢考虑吧。只是,我是个没有计划性的人(笑),当时也没办法好好整理心情。紧接着就是下一个作品,再下一个作品,在这个过程中,必须要直面自己真正的心情的时刻终于来了……。自己的人生无法回到同一时刻,所以要自己来做决定。我很珍惜现在的舞台,同时也要直面未来的自己,必须直面自己真正的心情,决定自己未来的只有自己,而不是他人……这么想的过程里,我真的很烦恼。但我觉得这样能让自己坚强起来(笑)。因此觉得很沉重,像最初所说的那样,现在还会感到不安。

谢:我也一直在自问自答哦。和ishi酱一样,坦率地接受迎面而来的事物,虽然没想过做演出家,但接受之后也走到了这里。这真的是我想做的事吗,我也一直在烦恼。就算是现在,我也在想着这件事。当我听说ishi酱会以这样的形式留在宝塚时,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选择啊。可能ishi酱自己还在迷惑。但是,今后也会继续烦恼的吧。既然喜欢,就会拼命去努力,只要还喜欢宝塚,ishi酱就会继续努力,希望ishi酱能朝着这个方向前进。你现在还年轻,还能吸收各种东西对吧。但是,稍微上年纪之后就能看到不一样的要素。到时还喜欢宝塚的话,留下来的ishi酱是真正爱着宝塚的人。没有什么人能做到的这件事,ishi酱能做到。我好想变成ishi酱啊。嘛,这是我单方面的希望(笑)。

轰:转专科这件事,最终是我自己决定,自己去回复的。受到恩惠觉得感激的同时,觉得这样真的好吗,也担心起来了。可能正如老师所说,我还没有得到答案吧。

谢:我觉得是的。我也是啊。这样拼搏下去就是人生吧。

轰:所以,无论什么事都可以变成自己的挑战。况且绝对不会妥协。

谢:我们都是这种性格呢(笑)。

轰:有时也会对自己说,明明可以灵活一点的。但是,一言既出,就要做出更好的成果才行……(笑)。结果有些地方在逞强,其实自己又软弱又害怕,所以才会逞强吧……

谢:只要我和宝塚还有关联,ishi酱还在烦恼痛苦时,我会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

轰:谢谢。做过之后才会知道结果的好坏,要是选择错了,当时改过来就好了。坚定自己的决心,怀着贯彻到底的力量,我是这样来决定自己的这条道路的。就是这种心情。如果自己都不去相信自己选择的道路,还有谁会相信你呢。

谢:我也是这么想的。

轰:我不止是因为喜欢宝塚才留下来的。我体验了到许多在老家体验不到的事,人性方面也得到很多成长,我由衷感谢宝塚给予我这样的机会,所以我想报恩。有很多事是转到专科后才注意到的,无论对观众还是对共演者,我都要怀着感激和关怀之心去用心对待每一次舞台。

谢:对我们来说,春日野老师是这样的存在,擦肩而过时,只说一句“啊,谢桑,加油哦”,我都觉得非常高兴。一直深爱着宝塚的老师来看我的作品,还对我说“很棒哦”。对我们来说真的是欢天喜地般的喜悦。这样一想,以后的宝塚肯定需要有一位像ishi酱这样人在。只要ishi酱说“加油哦”,就能激励很多的下级生。我希望ishi酱可以成为这样的人物。以后要是有烦恼的话都可以来找我谈谈哦。

轰:深受鼓舞。我不想一个人手忙脚乱的。但是老师,你还在日本吗?(笑)

谢:在的在的!因为是上级生,大家都会有所顾虑,其实把我当作邻居的婆婆就行啦(笑)。

轰:(笑)


谢:最近,能够继承日本人关怀之心的人越来越少了。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我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客观上来说看起来像日本人吧,最近切实感受到“能够生长在日本真的太好了”“虽然只继承了一半日本的血,也太好了”,日本人的美学和日本独自的文化值得骄傲。

轰:我很羡慕老师的思考方式。日本人很容易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壳里面。自己去制造壳,又破坏它这样重复的过程,所以我很羡慕。可能是在强求自己没有的东西吧。所以我一定要更近距离地感受谢老师的气场和活力,从老师那里吸收到各种事物。和谢老师聊天之后才醒悟过来的事非常多。再把自己关进壳里去(笑)。

谢:要是你关进壳里了,我会去砰砰地敲门,ishi酱还好吗?(笑)

轰:到时就请多关照了(笑)。其实《凯旋门》获奖之后,这件事就会一直写在履历表上不是吗。一开始时我还说“‘凯旋门’这三个字要怎么写啊?”(笑)

谢:我有时也会写错(笑)

轰:就算是现在,去巴黎旅行时感觉也会和当时的舞台重叠在一起。我今后的人生,会一直和这部作品同在吧。

谢:“凯旋门就是我们的证人”(笑)

轰:是呢(笑)。这句台词不是gun酱说的,而是我来说的呢(笑)。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