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2004 Merci...访谈部分  

2015-12-14 20:15:48|  分类: 石酱·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翻不知道,一翻起来发现太长了,终于完工2004 Merci...访谈部分 - 盛夏的一页 - 泊
-=2004 Merci...访谈部分 - 盛夏的一页 - 泊-=2004 Merci...访谈部分 - 盛夏的一页 - 泊-=2004 Merci...访谈部分 - 盛夏的一页 - 泊
2004 Merci...访谈部分 - 盛夏的一页 - 泊

首先从下级生谈起吧。您说现在以专科的立场到各组特出,切身体会到生徒的多样性,回想看看,您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下级生呢?

是呢……经常有人会用过去进行对比呢。跟以前比起来,现在确实发生了各种改变,但现在就是现在。我也是看着下级生时,有时会“诶?!”地感到惊讶。相反,她们有我所没有的胆量、毫无畏惧地勇往直前的决心,我觉得很羡慕。我们还是下级生的时候,被上级生说是“新人类”“这个学年最差了”。我们当时也是拼命去做自己能做的。但是经常瞎忙活、事与愿违、适得其反……。这么一想,可能现在和过去真的有很大差别。无论在哪个时代,都会有因不熟悉舞台工作的常识而失败的事吧。我自己在进歌剧团之前,在人前表演还觉得很害羞,一个人默默前行,不怎么和别人说话。但这个性格是不能够延续到舞台上的。研一研二show的自主稽古之类的时候,那一场也出场的上级生在观察我的舞蹈,当时心想“啊,在被看着呢!(上级生)在看着的!”,于是拼了命去练习。本来以为上级生应该不怎么看研一的,当时超高兴的。去看别的组时,看见同期努力的样子也会形成激励,所以我渐渐觉得,无论在多偏僻的角落里,也要认真去演去跳,因为有人正在看着自己。舞台就是化妆穿上服装,想要表达的东西往往很难表现出来。也就是说,需要更多的表现力……有一天我突然发觉到这一点。所以,在稽古场不假思索地做些奇怪的事来逗笑,做完全不对头的事结果被骂,我开始觉得,要拥有更多的表现力才行。也要学习上级生的跳舞方法和表现方式。开幕后站在观众的眼前时会有什么变化,这一点也要认真去思考。不管实际能不能做到,有点光说不练的感觉(笑),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横冲直撞的时期。

 

轰桑下级生时的成绩就很好,也很早获得角色。无论是在月组还是组替后的雪组,都会有与处于同一立场的生徒相互竞争的情况吧,您本人是怎么想的?

我自己是没有什么竞争的意识呢。多数是快乐的事。我们学年接近,一起玩耍一起欢闹,该认真时一起认真。所以本人好像没有什么竞争的意识。

 

比如说,在稽古场接受同样的舞蹈指导时,自己想这么演、表现得更好看些,会有这样的竞争意识吗?

不如说,我记舞蹈很慢呢(笑)。比如说四个人的场面,肯定有人记得最快。所以,总之我会去问那个人“教我”。无论是上级生还是下级生,我都会去请教。因为不会的人反而更难为情。而且一起跳舞时能感受到空气的流动与一些细致的东西。这个人在我旁边跳舞的话,我也能跳得很轻松。在舞台上感受着这些东西,也是一种学习的机会。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和相近学年的人一起切磋琢磨也是很宝贵的经验。如果这时负面思考的话,不就体会不到一起做同一件事的快乐了吗。那个演技好好哦、要是我自己的话会这么演,感受这些事的过程也是学习的一种。

 

组替对轰桑来说是很重大的经历?

当时可震惊了(笑)。因为“噂(うわさ)”的“う”字都没听说过。完全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当时只觉得是灾难(笑)。因为听到这件事时我哭了。还记得我以相当寂寞的心情走上旧大剧场乐屋的台阶。在乐屋里,utako桑和大家都鼓励我“加油!”。

 

从结果上来看,组替到雪组是好的?

怎么说呢……我想以良好的心态过去的。这样的话,也不是一开始就觉得这是好事,到觉得这是好事为止的过程才是最重要的吧。无论什么事都是如此,因为有“这个”所以太好了,不能这么去想。而应思考没有的话自己该怎么去做,有的话自己该怎么利用好它。好好理解自己现在的状况,把当时自己该做的事一一完成。我觉得我就是这样积累起来的吧。组替一开始,确实会有寂寞和不安。但是,我这么鼓励自己,还有很多同期生在,周围的人也在支持着我。可能一直呆在月组也好,可能组替到雪组也不错……当时是不知道结果的。

 

成长为雪组主要成员的时候,在组结构的基础上,轰桑饰演个性浓郁的角色的情况比较多,这时会觉得畏惧吗?

一路桑和高岭桑都是王子系的,相对的我获得的角色都比较固定,我也有过烦恼。明明跟高岭桑比起来,其实我才是虚弱的一方(笑)。老师和fan对我的印象好像都是“线条突出、有男子气概、矫健有力”。一开始获得个性浓烈的角色时,我还是努力地想把有个性的角色表现得更具有自己的特色,但是接二连三地演类似的角色果然还是有点……。只是,幸运的是我获得了在舞台上思考的机会,比如说周围的人这么去演的话,我的这个角色就表现出这样的感觉。虽然哪个角色都有够呛的,但这也是使我自身获得成长的时期。

 

下级生时期大都会烦恼如何面对自己的个性吧,您对现在的下级生有什么建议吗?

我还是下级生时,经常被演出家的老师这么说“这无关上级生和下级生,不要在意,不用想太多”。虽然我自己也完全不会这么想,但实际上站位已经退了一两步。因为自己没有注意到,就在烦恼为什么会被这么说呢。人的烦恼因人而异,自卑感也是各种各样的。进入宝塚后才第一次发现到自己的缺点。在舞台上看起来是怎样的,一百位观众中也会有一百项不同的见解。自己去接受哪个看法从而活用到自己的个性中去,这和日常的学习方法也是有关联的。但前提是要完成演出家老师所交代的工作。如果连基本要求都做不到,要登上下一个台阶就很难了。首先试着去完成分配到的工作,然后加上自己的变化。我觉得个性这种东西,并不需要固定下来。如何演绎出自己的风格,根据分配到的角色也有所不同。还不如多观察他人的演技,从而思考自己的表演方式,这样就能在自己心中构筑起某些东西吧。从某个意义上来说,最近也有很多非常聪明的人。无论是歌还是舞还是剧,她们很快就能做到。起点高也是一件很出色的事。但实际上也有人不擅长某个领域,之后的成长方式也搞错了。不要把自己局限于现在能做到的事,还有,无论自己想不想去做,要自己去领会才是最重要的,这是他人无法帮忙的。

 

轰桑不是聪明的人吗?

我老是被骂啊(笑)。不属于聪明的那一类。

 

战胜这件事果然还是得靠尽力排练?

是呢……但是,排练期间的次数也是有限的,有时也会赌一把,不知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到。要是能跟步调一致的演员一起演出就好了。结果这还是自己跟自己的战斗,不能输给自己。开始稽古后,在某个瞬间,这些条件加上自己的状况都备齐了。就好好把握住那个瞬间,每一次都认真地去面对,这是至关重要的呢。

 

下级生时,什么时候会有想当主演的想法?

感觉当主演太遥远了,当时没有这个想法。那个时期埋头于组替和新人公演,和伙伴们在舞台上尽情挥洒汗水,尽情玩耍……一项接着一项。啊,怎么办,要努力才行。我看着很多人的背影,觉得主演真的好辛苦啊,但只有自己站到那个位置,才能初次体会那真正的苦劳和充实感吧。

 

主演辛苦在哪里呢?

至今我在一旁所看到的主演男役们都很认真地对待她们的工作,我也曾经感到不安,到底我能不能也像她们那样。虽然我知道和别人对比是不好的,但真正站在那个位置时,就会产生前所未有的不安。甚至觉得输给了自己的干劲,还会在意一些细微的事情……总之那时不能让自己的健康状况出问题,必须摄取大量的能量,就一直在吃高热量的食物。在最基本的健康方面,尝到了苦头。

 

另一方面,什么时候体会到站在主演位置的喜悦?

组里的大家总是不经意地伸出手来支撑我,这个瞬间让我感到非常高兴。站在主演这个位置,往往伴随着责任。这是理所当然的。我获得大家的支持,也增添了安心感,就能有力地踏出下一步。让自己一个人紧绷的神经变得柔软,才能够不断进行挑战。相反,因为自己站在正中,是有人在看着自己的背影的,这样的意识也强烈起来。每一场公演,自己都要作为一名舞台人成长起来才行……一旦开始专心研究,我的每一天都变得有趣起来。还有,观众们的鼓掌让我愈加体会到站在舞台上的喜悦。

 

什么时候体会到填满大剧场氛围的快感?

切身感受客席的氛围和自己的呼吸协调一致的时候吧。从容地感受当场的气氛,想要从容,就要靠排练的积累。

 

反之,有没有觉得害怕的事?

有不少。比如说在大剧场演了一个半月后,要在一个月后再次迎接初日,我觉得很害怕。即使是同样的场面、同样的台词、同样的走位,也会根据每天的感受和心情发生很多变化和起伏。但是自己也挺享受这样的恐怖感。

 

只有经历过主演才能学会的东西是什么?

怎么说呢……回顾至今,我在下级生时绝对没有试过连跳几级。我是脚踏实地地一步一步走到这里来的。当上主演之后当然也学会了很多东西,但在这之前所经历学习要更多。正是有这些积累,所以现在才能继续下来吧,所以这没办法区分。

 

现在的自己接近曾经理想中的男役吗?

其实我没有理想过(笑)。因为一开始就在想“自己可以做什么?”。所以我观察了很多上级生男役桑的身姿,心想着这个人的这个方面真棒啊、那个眼神真帅啊。大家都拥有各自的出众之处。还在思考男役的魅力到底是什么。正因为没有理想,所以才能继续追求下去吧。

 

那么先不谈理想,您觉得对宝塚男役来说最必要的是什么?

最基本的果然还是宝塚的基准“清正美”吧。而且,因为大家都是女性,在女性演绎男役这一点上,需要比女役桑更深入观察学习才行。要是细说的话可说不完,正因为是女性来扮演的,所以需要更加纤细,贩售梦想的意思是,无论是粘胡子还是多邋遢的样子,也必须在视觉上表现出美感。还有,男役和女役的一个共同点就是一定要有“心”。现在我是这么认为的。

 

至今为止,轰桑有过这样的挑战吗,让您觉得进行挑战是件好事?

我经常挑战。其实我是赌博师吧(笑)。不管能不能做到,“是输还是赢总之先试试!”,我积累了不少类似这样的挑战。可能大家也会这样,自己对自己感到不安、期待,被自己背叛、再提起勇气……这样面对着自己而走过来的吧。不是对他人,而是对自己。只是我本来就很嫌麻烦。有时会嘟囔“诶,好麻烦哦”(笑)。所以,让嫌麻烦的人自己去说“好,干吧!”,这就是一项挑战了(笑)。

 

今年9月的《花供养》也是一项大挑战呢。您觉得这次经历怎么样?

我能够出演这次公演,真的太好了。没有歌舞的演剧,而且只有11名成员,感觉很新鲜。每天无论有一场还是两次公演,开演前和上演中,大家都绷紧了神经。从下级生到老手的上级生都情绪高涨,很容易入戏。我也比平时更紧张了。演出时的紧张神经甚至蔓延到指尖,根据共演者们的动态,我的目光移动到回头方式都随着芝居而变化,这是一次很贵重的经历。排练时,初演时担任这部作品主演的春日野老师也移步到排练场来,对每个人的角色都提出了建议。真的是亲自来示范。所以演出者们都特别珍惜这次机会,大家干劲十足,想要表现出更高浓度的作品内容。演出时我是这么想的,而公演结束后的现在,更能渐渐地体会到那股成就感。我能加入这次的演出成员真的很幸运,由衷地表示感谢。

 

移动到专科后的“轰悠”被赋予的使命体现在哪里?

有很多,比如说到某个组特别演出时,我要把至今的经验集结起来去努力。每个组都有各自的长处,对我也是一种良好的刺激,相反的,我以不是组子的身份,可以从客观的角度观察到相当多的事,能把这些事以建议的形态传达出去就好了。虽然绝对不能强加于人,但如果是有积极性的生徒,无论是研一还是研十我都想把想传授的东西好好传授给她们。

 

近年的男役倾向于自然,对此您怎么想?

男役也会随着时代而变化,也要引入现代观众的需求。但是看到最近的下级生男役,我觉得男役还是要更有男役的样子吧。平时就软绵绵的男役生徒挺多的。感觉这样穿燕尾服跳舞会不太好。组里面也很很多上级生可以做范本哦。明明眼前就有可以优秀的上级生在,为什么不学学她们呢。女役要在女性的基础上表演出更女人的方面,而男役要承担脚踏实地的任务。男役抓住自己的要领,以自己的力量站立起来,双方才能站稳脚跟吧。我在下级生时也曾经会想“男役要做到这个地步才行吗?”,一边去做,一边又感到难为情。但正是有这样的潮流推进,才会有现在的宝塚。立足于这个根基,在认真创造男役形象的基础上,倾向于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像街上的女孩,剪个短发穿个西装唱啊跳啊,这是不行的。刚才也说了,各组都有很多范本。而且有各种类型的男役,只要选择符合自己感性的男役就行了。所以我希望下级生要尽快把握好这一点,努力学习。

 

您说到男役和时代一同改变的话题,您觉得今后宝塚的男役该往什么方向变化?轰桑自身的男役又会发生什么变化?

哎呀,无法想象呢(笑)。关于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在塑造角色时,会有意识地去塑造时代所要求的男役吗?

是呢……无论是演任何时代或任何国家的作品,身为一名男役必不可少的一件事,首先要注意到最低限度的基础,一边磨练自己,一边与自己感受到的东西进行交汇,站在观众面前时,能够进一步变化……。塑造角色时没有特别需要注意的,但是开幕后产生变化的那一部分,就是现在的时代,也就是说现在的观众所需求的东西吧。

 

对宝塚来说,fan的存在也是一股重要的力量,对轰桑来说,fan对您意味着什么?

宝塚自身是如此,我自己也是,fan的热情支持占据了很大一部分。有百忙之中多次前来剧场观剧的人,有距离很远只能来一次、却拼命去看这仅有一次的人,我觉得宝塚的舞台是各位fan用温暖的感情所支撑起来的。能够回应这份感情的,只有我们的舞台,我们的工作是创造出能让fan更加满足的舞台,所以每一场的舞台都要用心去对待。

 

我读了轰桑至今的采访,您的生存方式是这样的,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不怪罪别人而自己负责。但在现实的社会里,要贯彻这个信念是很难的吧。

既然是自己说过的事,自己却不怀着责任感去实行,就会变得讨厌自己。如果不喜欢自己,就不会喜欢别人。要是决断有误的话,能坦率地承认错误,我希望可以成为这样的人。只要逃避过一次,感觉以后会不断逃避。不记得是因为什么而让我产生这个想法,好像小学时就这么说了。“死的时候不想后悔!”(笑)。周围的大人一笑而过,“这娃在说什么呢”。但是,小时候就发生过违背自己的心意和意志、随波逐流而后悔的事。所以,那时我跟家人说要考宝塚,真的太好了。虽然当时完全没有能考上的自信(笑)。进了宝塚后,我不习惯集体生活,想说“不想干了”这些蠢话时,祖父告诫我“这是你自己的选择,自己做的决定”。这句话很有作用。“自己决定的事,就要贯彻下去。这样的毅力我还是有的”。再加上与生俱来的不服输的精神吧(笑)。

 

这途中会觉得辛苦吗?

是呢……因为是集体生活,人际关系各方面也很复杂。有时觉得自己所想的不能赋予行动,会觉得很难过。虽然有很多开心和辛苦的事,但有时实在是对这些人际关系感到厌烦,觉得精疲力尽,甚至想留下一张“请不要来找我”的纸条,然后跑到没人的地方去(笑)。

 

这时,让您觉得不应逃避而应面对的是?

因为我还有舞台。觉得辛苦的时候,就在舞台上全力集中。总之是舞台、舞台、舞台,只考虑这一件事。那时会偶尔看看地球仪,觉得自己所烦恼的世界是多么渺小……无论是烦事还是自己都太蠢了。与其把精力放在这些小事上,不如在舞台上集中精神。从那以后,无论周围有多喧闹,我也不会把自己卷进去了。

 

是从阪神·淡路地震开始意识到必须“珍惜现在”吗?

是的。震灾大概是10年前了,就算经过那么多年,对我来说那是绝对无法风化的难忘经历。那时真的觉得会死。当时觉得要死了的瞬间却又想着“绝对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没做!”。这次经历让我觉得,我们无法预料今后所发生的事,这样的意识也强烈起来。还有,在震灾前不久,我亲近的人也陆续去世。那个时期我才明白,人的生命真的太脆弱了。我更深刻地觉得要好好珍惜现在的时刻。

 

转到专科后,您画画,还开了个展,增加了舞台以外的活跃范围。

我在小时候学过画画。但是进了宝塚后就全部暂停了。进了专科,到了一年有一次大剧场公演这样的时期,自己就想找点什么事来做。不断地回想,我现在除了舞台以外最想做什么呢,就冒出了一个念头,啊,我想画画,想画油画。好怀念油彩的香味啊!就这样,时隔20年又拿起了画笔。然后画了几幅后,就想起小时候很憧憬开个展的事,跟剧团谈过后真的就实现了。

 

埋头于画画的时间对轰桑来说是很重要的时间呢。

人们不是都会埋头于自己喜欢的事情吗。我画画时从早到晚,忘记了时间。这些时间真的很开心。我就突然想到,画画和舞台是很相似的呢。定好某个题材,就在白画布上打草稿、铺色,这个过程和舞台很相像。(指着取材地点的一张蓝色椅子)比如说,肉眼看到这张椅子是蓝色的,但是画的时候不一定就要用蓝色对吧。自己可以自由地选择要用的颜色。这也和舞台相似。导演的老师决定作品的方向性,但在舞台上饰演角色的人是我,由我来铺色。所以说,虽然舞台是一项综合艺术,但也需要一个人去战斗,独自面向着白色画布的样子,和站在舞台上的感觉很相似。

 

您喜欢狗狗,还把它当做绘画模特。

我特别喜欢狗狗,甚至想当兽医。路过宠物店门前就不想离开(笑)。特别是狗狗不是可以成为人类的亲友吗?口风也很紧……(笑)。只要和狗狗在一起,心情就会变得平静,感到很治愈。最近流行宠物热潮,大家心灵都得到治愈,相反,我听说也有很多人因为厌倦就把宠物当成物品扔掉。人类到底在想什么啊。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买一片宽阔的土地,把被丢弃的孩子都领养回来(笑)。

 

今后的梦想是?

首先,作为一名男役,在宝塚的舞台上继续探求。兴趣方面的梦想的话,想尝试一下陶艺,对设计图之类的也感兴趣。最近我想的是,想做一些能发挥人类作用的事。电视上要是有给世界各地贫穷的孩子们募捐的话,我都会参加,但自己也只能做到这一点,因而感到焦躁。不知道能以什么样的方式实现,要是我也能做点什么就好了。

 

最后,回顾自己至今的人生,有高峰也有低谷,走过了各种路。您现在走的是什么道路呢?

仔细想想,碰过不少墙壁呢(笑)。“自己为什么那么迟钝呢?”这样的回忆特别多。现在……是慢慢上坡前行吧。不如说……只要自己跨出一步,前方的道路就会产生各种变化。走出下一步,或许是弯道,或许是岔路口……。比如说要不要摘取路边盛开的花朵呢,从各种各样的选择中,一步一步地前进。我很期待今后未知的“道路”。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