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ソワレ 1998年3月号 雪组新控比对谈  

2015-06-13 14:10:17|  分类: 石酱·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谢小安狮同学提供ソワレ 1998年3月号 雪组新控比对谈 - 盛夏的一页 - 泊


-=ソワレ 1998年3月号 雪组新控比对谈 - 盛夏的一页 - 泊-=ソワレ 1998年3月号 雪组新控比对谈 - 盛夏的一页 - 泊-=ソワレ 1998年3月号 雪组新控比对谈 - 盛夏的一页 - 泊

前进吧!雪组新控比 率直的二人

正是现在,以新的心情start

以满溢的活力向前冲!

Top控比=关系好,她们突破了这样既定的印象。雪组的top是“提高各自的能力才是最重要的”,有一种彻底的克己主义的感觉。她们对待舞台很坦率,这次的对谈也是率直地谈论着彼此。这样的姿态,正是真正的控比。

轰悠桑、月影瞳桑这对雪组新控比的初次公演,4月将在东京的帝国剧场上演。《春樱赋》的背景是江户时代。讲述的是憎恨大和的琉球年轻人与女歌舞伎的花形演员相遇后,发现了新道路的故事。ShowLET’S JAZZ-跳跃的五线谱-》充满了jazz的欢乐和跃动感。

两人的谈话有点淡漠,可以说是cool,话题慢慢展开。虽然很短,敬请观看月影桑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一句话,以及轰桑口齿清脆的台词。

 

轰:芝居最后,gun酱有一句台词“只有干劲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我觉得那正是你本身的性格吧(笑)

月影:至今为止我和雪组无缘呢(去年从星组组替过来),和轰桑也只是打过招呼而已,在一起后就觉得你是“非常自然的人啊”。我厚脸皮地请教各种事,你都亲如家人似的回答我,非常感谢。

轰:gun酱非常有活力,有时会猛冲。但这有好处也有困扰(笑)。有时冲出去了却回不来呢。不是经常有这种情况吗?大家去登山,总会有为了去摘喜欢的花而不知不觉离队的孩子。“喂,快回来——!”。和这样的孩子很相似(笑)。而且你看嘛,要说为什么叫做“gun酱”呢……

月影:音校时代,我很干脆利落,被说“好像军人girl”(笑)。这个昵称就定下来了。但是我也没有很规整啦,也会有“哎呀哎呀!”这样犯傻的时候。特别这次是来到雪组的第一次公演,我希望可以把自己拥有的东西全盘倾出。可能会给组子们添麻烦,会吓到她们,我不会“装样子”,只会猛冲(笑)。

轰:对雪组子来说非常新鲜啊,我觉得会给大家带来刺激。而且(变成5组后)组里的人数变少了,之前呆在后面的角落里纵容自己的孩子也不见了。因为现在可以看到所有人……。是不是作为一位舞台人的意识开始变强了呢。

月影:是呢。我是第二次组替……(笑)

轰:还有更厉害的人哦(笑)。香寿是花→雪→花→雪,三次。这次简直就像全员大洗牌,虽然其他组也是这样,全组的氛围有所改变,五组都是以新心情开始的感觉。

月影:是的呢。

轰:《春樱赋》里龙山这个角色是压抑着感情的,不能用演技发散。谷老师就说“跳舞时发散出来吧”。确实,最近的宝塚不怎么有这样披露日本各地舞蹈的作品呢。最后有樱花bolero集体舞,如果没有大家聚集起来,就无法传达那股气势。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只考虑配合的话,就会变得僵硬哦。

月影:我也有很多跳舞的场面(笑)

轰:要是古典芭蕾的话,会紧绷起来。

 

被责备也没关系!

月影:听到三味线的声音,感觉不知怎么就什么不懂了。

轰:拼命地努力的样子也很可爱啦,但是“给我注意一下有哪里是不同的!”(笑)。在稽古场我也说了几次“刚才的是不一样的,懂了吗?要是这样都不懂的话就绝对改不回来了哦”。

月影:我就算被责备也没关系的。(轰桑)真的像哥哥一样。虽然有时像大叔(笑)。

轰:明明是大妈(笑)。但是啊,比起被说几句就变得阴沉偷偷哭的人,还是被责备了也能前进的人比较难得哇。

月影:其实我也会偷偷哭啦(笑)。

轰:芝居的武打也好辛苦,我两手拿着叫做“釵”的武器,接对方的刀时很悬,非常危险。有用釵挂着刀转圈的场面,在稽古场砰的飞出去了。但是这个动作做得好的话会非常帅。

月影:我扮演的小紫喜欢照顾人,是一位干脆利落的女性。

轰:《LET’S JAZZ》总之是让观众感受到jazz的快乐。所以我们也要开心地去演才行,自己也要有这样的意识。而且gun酱和香寿会跳踢踏舞。

月影:你就偷着乐吧。

轰:嗯(笑)。我不用跳踢踏舞,就在发呆。你们比较接近音校时代嘛,身体还记得对吧?

月影:开始还觉得会很难,还好有缪斯女神,安心了。

轰:有一场在芝加哥落魄地吹着小号的幻想场面,那首曲子的旋律好美啊。

月影:无论听几次都很有感觉呢。

轰:而且新奥尔良的jazz节那场的服装简直奇妙得想让我喊“不要让我穿这种衣服啊!”。振付老师说随我喜欢地行动,但自己反而担心真的可以自由行动吗?因为好怕不知会变成怎样(笑)

月影:还问“真的真的可以吗?”。话说,你在稽古场画了我的似颜绘。

轰:给你看,你还“gya~!”地吓一跳呢。

月影:虽然是唰的简单画一画,但画得很好呢。

轰:我很喜欢画画时发呆的时间,要是有时间的话我想画静物和风景画。要是有更多的时间好想去欧洲或者去泡温泉啊。

月影:我喜欢看书和兜风。一直都是单独行动。

轰:我们两个都喜欢独处,这点有些相似呢。就算平时不怎么在一起,我觉得可以在稽古场和舞台上集中精神尽力发挥享受也是不错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