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2001年6月古拉夫 黄金国talk deluxe  

2015-09-11 10:55:56|  分类: 石酱·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1年6月古拉夫 黄金国talk deluxe - 盛夏的一页 - 泊

石:你们俩参加这次公演,给予组子们很大刺激呢。我还担心你们日程那么紧张真的没问题吗,但你们比谁都有干劲,每天的公演都很努力,真厉害。

包:我啊,在雪组的初舞台之后就一直在星组,这是第一次到别组演出,我觉得其他的组也不错的嘛(笑)。

石:宝塚本来就是一体的嘛。

包:嗯。

石:所有组替的人都会这么想吧,但果然还是觉得自己现在所在的组是最重要的吧。

渡:是呢。

包:而且雪组桑的接纳氛围让人觉得很温暖。公演开始前会担心健康管理,精神上也要稳定才行。

石:渐渐变强了呢。

包:嗯(笑)。每天过得很开心,像是“啊咧?已经结束了?”的感觉。

渡:我一开始稽古时,真的要被轰san的眼睛吸进去一样(笑)。

石:(爆笑)

渡:真是的,都没办法芝居了哟。dokidoki的(笑)。

包:我在开始稽古时就问wataru“芝居的时候,和轰san的眼神对上时不会dokidoki吗?”,结果wataru说“我也是!”(笑)。

渡:而且啊,naga桑也说“我也是!现在还会(笑)”(笑)

石:(爆笑)

包:真的不知道该看哪里好。

渡:对。虽然不是干这种事的时候(笑)。

包:我在show里每天都那么靠近轰san的脸来跳舞(地狱之王那一场),好害羞啊(害羞状)。

石:(笑)

渡:会恍恍惚惚的。

包:(笑)

渡:石田老师和蓝erina老师也说“去碰撞她也没关系的。她无论什么都可以接受的”。

石:呜哇(笑)

渡:真的是这样(笑)

石:芝居歌舞也是这样,对舞台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心情,你们两个在这方面造诣很深。为了打动客人的心,首先是自己的心不能动摇,所以每天的舞台会因为微妙的不同而变得有趣不是吗。在这一点上,和bunwataru酱一起芝居让我感到安心。组长副组长像爸爸妈妈一样注视着你们,那我就像是兄弟……

包:什么嘛,人家还以为是恋人的说(笑)

渡:真的!

石:啊,抱歉(笑)

 

渡:芝居的时候桑有时不是会躲到我身后吗?

石:因为是wataru的话,连我都能藏起来嘛(笑)

包:什么时候?

渡:大人的喜势桑来的时候。像这样(模仿)。

包:原来如此。

石:(笑)。我的看点,是bun酱说着“我是坂本龙马”非常帅气地出场那里。就在想你会摆什么样的表情呢?

包:(笑)。但是那里我很不好意思啊。很难为情(笑)

石:但舞台上完全看不出来。

包:化妆后就有点变化了(笑)。我没有什么气场嘛。一直都像是演喜剧似的(笑)

石·渡:(笑)

石:这次的作品该说是“幕末浪漫喜剧”吧(笑)。客人们好像也咕咕地笑了,我好高兴。果然节奏和时机是很重要的呢,有很多人和你们初次合演,但是你们能马上把握住相手的气息,真的很厉害哦。还有哦,一开始你们还挺拘谨的,但是在舞台上不用太拘谨哦。

渡:是。在稽古场我就一直觉得,轰桑一旦不拿台本,无论做什么都像是弥太郎。虽然这是理所当然的(笑),但还是觉得好厉害啊。而且都不会低落,一直都情绪高涨的。

包:说是厉害,不如说超厉害的(笑)

石:(笑)

渡:最后死的那场,好像真的很痛的样子(笑)

包:那里啊,我都看不到。在升降台上好歹能看到,那是必看的ishi酱的场面。

石:那是弥太郎的幻觉嘛。

包:但是每天都能听到声音哦。ishi酱能让人感受到“舞台人”的气质。

渡:每场公演都能维持很高的完成度呢。

包:其实有一次,听到临死前“龙马!”的那一声叫喊,我就陷入很糟糕的状态了。

石:什么什么!?(笑)

包:感动得想哭了(笑)。明明这里我应该笑着的,但是眼泪还是涌出来,太糟了。

石:(笑)

渡:那一场观众也哭了嘛。然后我们从左侧出场,但那时客席的气氛就像是哭到没空听我们的台词似的(笑)。

 

石:说到我最喜欢bun龙马的地方是……

包:够啦(笑)。要是说那一场的话人家会害羞的嘛(笑)

石:为啥呀(笑)。嘛,也不是说特定哪一场,bun酱的纯真和坂本龙马不是很般配吗。脱藩后朝着新世界奋勇前进,扮演这样的角色对率直的bun酱来说不是轻而易举吗。弥太郎一直都用憧憬的眼神看着龙马。

包:诶—(笑),我才是憧憬(着ishi酱)

石:这可不行呀(笑)。那么,象二郎不是被大叔敲头吗。

渡:(笑)

石:我好喜欢那一场,所以一直在舞台袖看着(笑)

包:那一场好可爱啊。

石:明明超大只还是好可爱啊!(笑)

渡:今天是真的被敲了啊(笑)

石:我是看了多少遍呢(笑),还有那忍不住噗地笑出来的脸(笑)

渡:真的会啊(笑)

石:下级生也笑死了。还有啊,看到金发女郎时拉长了人中……

包:那是本性。

石:这样啊(笑)

渡:真是的(笑)

石:因为伯父被杀而大怒那一场,听了龙马一番话后心境突然转变了,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角色的感情表现比龙马还丰富。所以,自己的内心也要做出相应的变化,很辛苦吧。

渡:是啊。

包:弥太郎和象二郎的争论好有趣啊。

渡:(好像很高兴)真的?

包:特别是“我可是大象”那里。

石:你们俩从右侧退场,我就看到bun酱在舞台袖忍笑。

包:就是啊(笑)。

 

渡:我看过的雪组公演也不少,但有很多事是要一起稽古并且融入当中去才会明白的。这次是个很好的经验,东京公演之后,就不能参与雪组下次的公演了呢。所以格外珍惜每一场的公演。(可爱地)请多关照!

石·包:(笑)

包:我也是,坐在客席里看到的轰san好像真的男人啊……

石:……(笑)

包:简直就像真的男人一样帅气(笑),实际上一起演出时,那股正义感太让人感动了。

渡:我也是!

包:不仅是口头说说,而且很快就会行动起来。

渡:行动力也很强呢。

石:我不太擅长用语言表达嘛。所以,比起说话,还是自己率先去做比较好。每个下级生都有自己的思考方式,总之最重要的是让她们自由去演绎。有什么需要学的姿势,也是让她们自己去学。为了能做到这一点,首先自己要做分内工作。虽然这看起来像是正义感,希望大家能慢慢来,首先自身要享受演戏的过程。

包:ishi酱真的好会照顾人,有一种“爸爸!妈妈!”的感觉啊。

石:(笑)

渡:还能注意到一些小细节呢。

包:对。所以我总是在依赖ishi酱……虽然觉得自己也要自立才行,但是今后暂时还会在雪组出演,所以还是想撒娇呀……

石:不自立了吗?(笑)

渡:结论就是继续依赖。好好玩啊(笑)

包:一边自立,一边尊敬着ishi酱的正义感(笑)。(可爱地)要照顾我哦。

石:嗯(笑)。到东京公演为止,大家都要进行自我充电,吸收各种知识,把成长的成果表现到下一次的舞台上吧!

包·渡:我们会加油的!


-=2001年6月古拉夫 黄金国talk deluxe - 盛夏的一页 - 泊-=2001年6月古拉夫 黄金国talk deluxe - 盛夏的一页 - 泊-=2001年6月古拉夫 黄金国talk deluxe - 盛夏的一页 - 泊

不放过任何表白机会、一直扔出直球的包酱太可爱了

对此一直在傻笑的石酱。。。(超想看off包石的状态XD)

站“包&石”我也是万分愿意的2001年6月古拉夫 黄金国talk deluxe - 盛夏的一页 - 泊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