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2016年11月号歌剧 风酱再见对谈  

2016-11-10 16:56:12|  分类: 石酱·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源by 伟大的半半亲娘熊宝(づ ̄3 ̄)づ╭?~

2016年11月号歌剧 风酱再见对谈 - 盛夏的一页 - 泊

妃海:我在fan时代,从《春樱赋》开始就一直在看轰桑了。我小学时简直就像狗仔队,经常去乐屋口看出入待。轰桑是我永远憧憬的宝塚间奴star桑,所以趁这次机会……

轰:所以sebu指名我来做对谈啊。

妃海:是的。第一次合作是轰桑的ds《Rendez-Vous》,听说我能参加演出时,我真的超高兴的,记得开心得跳了起来。

轰:从那次ds开始,我就把你叫做“sebu”了。你说和同期一起去宿务岛(sebu)旅游非常开心,手舞足蹈地做介绍,我都看呆了。所以,比起“妃海风”这个艺名,还是对“宿务岛”印象更深刻(笑)。

妃海:虽然除了轰桑没人会叫我sebu(笑)。我很高兴您能给我取这个花名,这是我很重要的爱称。之后演《奇怪的二人》的安达斯塔迪(代役),万万没想到之后在《南太平洋》演轰桑的搭档。只能感谢缘分。

轰:sebu和sebu的同期濑央担任《奇怪的二人》的全部代役,从排练场到公演时的乐屋,你们两个都在各种忙乎。演出的石田老师和未沙noeru桑也说“你们两个好可怜啊,休息一下也没事的”。

妃海:哪有。无论是排练场还是舞台,每天都能看到大家,真的很开心。初日那天我和濑央还大哭着感叹,舞台原来是这样创造出来的啊。

轰:对!脸都哭花了,我还担心你们怎么了呢。Sebu和濑央组合,有一种SebuSeo控比的感觉。两个人在排练时也相互支持,想起濑央也是同期……她也挺有趣的(笑)

妃海:《南太平洋》时我们也是一起的。

轰:sebu一直都是笑脸,感觉很可靠,但是《南太平洋》时非常烦恼。必须以自己的力量跨越困难、正面面对它,如果由我提出建议,对方反而会有所顾虑吧,所以我就默默地看着你和濑央,舞台彩排时我也在舞台袖担忧地看着你们。Sebu是被爱着的,这部作品是大家怀着“为了妃海”的心情互相帮助,一起创造出来的。

妃海:大家真的很温暖。

轰:毕业生们也很温暖。排练时你还给当年扮演奈丽的春风hitomi桑打电话请教呢。

妃海:对。能和春风桑聊天,我很感动。而且我记得打电话时我和轰桑一起坐在排练场走廊的地板上。

轰:这样才像个学生嘛。

妃海:是的。还有一件排练时的小事,轰桑和我说话时老是在喝黑咖啡,从那时开始我也经常喝黑咖啡了。

轰:哎呀,咖啡是刺激物,对胃不太好哦。还是喝淡点的好。黑咖啡对sebu来说太早了(笑)

妃海:(笑)

轰:公演的舞台上,我和美稀躲在观众看不见的地方待机,刚好可以看到喝醉的奈丽在楼梯走上走下的场景。全部待机的人员每次都能看到奈丽跳来跳去的样子。Sebu每次都很有活力地在努力,大家看了也觉得自己要加油。看着开心,也获得激励。

妃海:哪里哪里。我在第二幕的“Honey Bun”有吆喝声,那时轰桑和大家在舞台袖帮我喊,超开心的。进入宝塚后,和很多温柔又优秀的人相遇,经过那次公演更喜欢大家了。

轰:这是件好事呢。

妃海:对。很高兴之后的《The Lost Glory》能再次和轰桑合作。听说要甄选奥托妈妈,我就拼了命拿到了这个角色(笑)。但是在舞台上没有对面,有点寂寞啊。

轰:那是奥托想念母亲的场景,我在舞台前方,sebu在后面唱歌,我就说,这也算是duet啦。

妃海:嗯。但是排练时……真的不行,我就决定排练时通过镜子看一看。

轰:我也有担心地看着。

妃海:真的吗!?(笑)这样和轰桑一起演出、和轰桑有联系之后,入团前对轰桑的印象改变了。从客席看起来既美丽又冷酷,但是……

轰:经常有人这么说。

妃海:其实非常直爽温柔,很会照顾周围。我从没想过能和轰桑这样聊天。所以,反而更喜欢了。

轰:以前我也勇猛过,对会给自己增加负担。对人严厉,对自己就要更严厉,但是和各种类型的人接触过后,我发现只有这样是不行的。只是以前的即兴表演比现在多,还做过很多恶作剧(笑)

妃海:(笑)。我深受轰桑的影响。拼命学习演技的同时,在轰桑的身边还能学习人格,也只有那个时候了,所以我拼命把轰桑的一举一动都记在本子上。

轰:咦咦,这样啊!?

妃海:虽然我和轰桑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我也想稍微实践一下轰桑的做法。

轰:我都不知道诶。我对sebu的印象是传统的美国人,用颜色来概括的话是橙色。有时觉得是位活跃的孩子,下一秒又能把握周围的气氛。所以我经常说,不用太小心翼翼啦,觉得辛苦的时候不用勉强挤出笑脸也没问题的。

妃海:哎呀……

轰:sebu很有胆量,危急时刻也能完成好工作,所以才能走到现在这个位置。听说你要就任top时我就说,扑到北翔桑怀里就行啦。

妃海:是的。我很高兴能向轰桑报告。和轰桑一起演出《南太平洋》后,我就想过各种事,是不是我就这样被抛弃了呢,是不是以后的关系就很难搭话了,我不要啊……

轰:没有这回事!虽然我没说过,但sebu酱已经像我的家人一样了。感觉就像远远地看着年纪小很多的妹妹……虽然用语言不太能表达出来。

妃海:这样……每次和轰桑见面我都好开心,又感到很温暖。最近轰桑也来看大剧场公演了。

轰:在排练场见面,我就能看到你努力的样子,但是没什么机会去看舞台,所以我一定要看你最后的勇猛身姿。

妃海:真的好高兴。

轰:不过,我是去看北翔桑、sebu和sayaka的,但是美稀啦红啦濑央的自我主张太强了。我就跟她们说,知道了啦有在看啦!(笑)

妃海:(笑)

轰:我看着你从下级生时代一路成长为top娘役,很开心能看到你努力的身姿,我是以双亲的心情看你的舞台的(笑)。但是还有东京公演,我就认真地提出建议“还能做得更好,你还能演得更好的”,然后就回去了。

妃海:是的,真的很温柔。我听说退团者本人一般没意识到即将退团,但是一想到这将是最后的大剧场公演和最后的排练,就觉得好寂寞啊。

轰:细细品味这样的寂寞感,然后活用到下一步。享受当下,品味当下,珍惜每一天就行了。既然那么喜欢宝塚,退团了也还是会喜欢呀。

妃海:好。我本来就是宝塚fan,入团了也能继续当fan真的很幸福。还能和轰桑站在同一个舞台上,和轰桑说话,让我不禁怀疑这是不是梦。真的,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轰:我才是。你从小就看我的舞台,就算一起呆在排练场也能感到开心幸福笑眯眯的,我觉得这个孩子挺有趣的,就一直注视着你的成长,也擅自担心过。大家也很喜欢sebu,也曾担心过sebu呢。这番话和我说得最多的就是濑央了。

妃海:濑央吗!?(笑)

轰:一直能从你身上获得元气,你毕业了我也感到寂寞。但是毕业并不意味着今生的离别呀,退团后也可以联系的,对吧。

妃海:好开心!今后也请多关照。啊,我们一起去宿务岛吧!和濑央三个人。

轰:对哦。……嗯,宿务岛!?

妃海:肯定很好玩的。

轰:呃,怎么办呢(笑)

妃海: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

轰:(笑)东京公演也请加油,让我看到元气的妃海sebu努力到千秋乐的样子吧!

妃海:是。谢谢!



话の小箱

妃海:《南太平洋》时我的化妆糟糕得不行,轰桑说“哎呀我完全没有看化妆。因为我只看得到对方的眼睛”。

轰:如果化妆实在太难看我会直接说丑八怪(笑)。演戏时我只看着对方的眼睛。所以有时对方换了假发我也没发觉(笑)。当时就想起一个情形,这就像丈夫没有发现妻子剪了头发似的(笑),所以我觉得还是整体都要看比较好。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