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2005年星组长崎·舞神talk deluxe  

2017-03-24 13:27:08|  分类: 石酱·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年星组长崎·舞神talk deluxe - 盛夏的一页 - 泊
 
轰:我以专科生的身份参加大剧场公演开始,一直都会给自己添加无形的压力。当然这次也是如此,这次参加排练试着改变一下心境。因此我才能很快和星组子熟络起来吧。当然,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以组长为首,组子们都很关照我。刚开始排练时,我对初次一起演戏的人很感兴趣,会想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对于一起演出过的人,我会想她要怎样饰演这个角色呢。我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湖月:我这次读剧本的时候,知道剧里要和轰桑扭打,感觉我可能要开始做一件不得了的事了(笑)。开始排练后,轰桑把我拉进剧里的世界,我真的好开心。还有,导演的植田老师虽然没有让我们重复排练很多次,但能感受到排练场里每一个人的集中力。还有,虽然这三位当中我唯一有对手戏的只有tomomi桑(立),但很棒哦。有一种刺激感和魄力
安兰:这次我和ishi酱一起演出,是自从雪组时代以来了。这次非常开心,另一方面,一开始时我好紧张啊。我的角色是以小弟的身份仰慕着ishi酱的
轰:还喊着“大哥(あ?に?き)”呢
安兰:对,兄贵(笑)。所以在塑造角色的基础上,很自然地融入角色了。这也是我第一次和松本悠里桑站在同一个舞台上,在排练场看着松本桑跳舞的样子就觉得好厉害了,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轰:排练要记show的歌词和舞蹈,刚好和TCA的排练时间重叠了,wataru君和touko酱会不会觉得很辛苦?
湖月:对呀
轰:差一点就要喷火了吧(笑)
湖月:呼哇——(笑)
轰?安兰:(笑)
湖月:虽然辛苦,但是show的每一场风格都不一样,排练得好开心。而且啊,是yan桑来教的哦
安兰:对星组来说是第一次
湖月:yan桑,好帅啊
轰?安兰:是吧
湖月:yan桑跳舞时,我仿佛看到她穿着夹克
安兰:对
轰:就算退了10年,感觉现在也能做干脆利落的男役
湖月:实在太帅了,在排练时我不由得笑了出来(笑)
轰?安兰:(笑)

安兰:这次的演剧是不怎么在宝塚登场的世界。角色还有刺青呢
湖月:还围着漂布呢
安兰:我觉得观众也感到很新鲜吧
湖月:明明是和物,却不怎么拔刀,这也很少见
轰:也没有打戏。Wataru君排练时老是忘记,于是就把腿缠上绷带
湖月:我的角色腿脚不好。现在也缠着绷带。公演开始后想试着解掉一次,结果一瞬间搞不清到底是哪只脚不好了。特别是唱歌的时候
轰:结果两只脚都拖着走(笑)
湖月:到底闹哪样啊(笑)
轰:(笑)卯之助来伊佐次的房间时带了一条玩具蛇,因为是wataru君拿着的,所以蛇看起来好可爱啊
湖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算让大家拿,也小小的很可爱啊!
轰:(笑)。剧里,在拉夏(安兰)死掉的场面观众就开始哭了
湖月:我也是,那里每天都哭
轰:我有一次在排练场差点哭了。但是我的角色明明说过“不要在人前哭泣”,结果还哭是要怎样!!
安兰:真的耶(笑)
轰:就把眼泪憋回去了
湖月:不愧是伊佐次

湖月:show开幕的场面,我明明穿的是蓝色袜子,大家都说是白色的……
轰:在里面写上“蓝色”如何(笑)
湖月:放在舞台上的靴子中途换成了同颜色的漆皮质地的靴子。聚光灯打上去,闪闪发亮的。然后到踢踏舞那一场,我就好好换成黑色袜子了
安兰:快速换装好忙啊
轰:直接穿进去吗?
湖月:不不,你觉得穿上两双袜子后脚会变得多大啊!(笑)
轰?安兰:(笑)
湖月:如果都是针织袜,也可以叠穿啦。但是跳踢踏舞还穿两对袜子,实在是太热了,只有我大汗淋漓的
轰:你们俩在唱“~kyu kyu kyu~”这句歌词时,我在舞台袖换发型,也跟着你们一起哼歌呢。Lake(湖月)擦鞋擦得好快啊
安兰:快得不得了
湖月:Orchid(安兰)给了我好多钱
安兰:因为我很大方啊(笑)
轰:后半部分,为什么Orchid要嫉妒Lake,然后欺负他啊?
安兰:因为Lake变回卯之助了啦
湖月:然后卯之助的脚也治好了
轰:会唱“神田囃子~~”吗?话说,我在剧里是不是唱着“shiva~~这漆黑的~~”(show的歌词)这句歌词出场比较好啊?
湖月:这样一来,卯之助的脚就能治好了!(笑)
轰?安兰:(笑)
湖月:我在舞神那一场,穿着白色的服装,在天空中遇见ishi酱时,眼泪汪汪的
轰:那一场啊,我看到了观众看不到的wataru君的表情哦(笑)。真是不错的表情。像小狗狗似的
湖月:请叫我小狗狗
轰:今后会长得很大的小狗狗
安兰:拉布拉多犬之类的?
轰:圣伯纳犬之类的(笑)。那些品种的小狗
湖月:(笑)。那场好棒啊。有一种被包裹着的感觉
轰:wataru君不仅仅是在跳舞,也好好体现出show的故事,我也被wataru君的表情牵引着

安兰:公演开始后,有没有偶发事件?
湖月:我,把舞跳错了。抱歉
安兰:真难得
轰:下次就回应读者的期待,show开始之前把漆皮靴子换成伊佐次的木屐吧。你们跳木屐踢踏舞
湖月:不要啦~~(笑)。话说,有时我穿不好那双鞋子,就说一句“哟咻”,笑着拿起来了。装出一副“这并不是失误哦”的样子(笑)
轰:这也是演技啊(笑)
安兰:(笑)。啊,我想起ishi酱的失误了
轰:(笑)
湖月:今天也失误了哦(笑)
安兰:是什么?
湖月:但是我不好意思说别人的失误啊……(笑)
轰:(笑)。今天,我……,算了,还是不说了~~说出来就不得了了
湖月?安兰:(笑)
湖月:剧里,我在伊佐次的房间经常撞到墙壁,那房子太窄了
安兰:拉夏从围栏外面回来时走的洞也好窄啊。我是被扶着的,所以还好,扶我的tonami(白羽)经常撞到头
轰:幸好不用wataru君钻
湖月?安兰:(笑)
轰:wataru君好大只啊
湖月:身材?
轰:不是,是一眼看上去
湖月?安兰:(笑)
轰:说话也好大只(笑)
湖月:什么意思嘛!搞不懂!!
轰:掌握事物的方式很广
湖月:是说粗枝大叶?
轰:(笑)。但是听多了,就会发现很纤细
湖月:咦,是这样吗
轰:大概是有兴趣和没兴趣的差别吧
安兰:哦哦
轰:没兴趣时就不怎么说话。但是对感兴趣的事物了解得很详尽,咦,你连这种事也知道?这种感觉
湖月:正是如此(笑)
轰:touko一点都没变
安兰:大概是没变
轰:从研一开始
安兰:研一开始(笑)……没变……,不,有变啦!
轰:嗯?
安兰:有变成熟一点啦!
轰?湖月:(笑)

安兰:希望到东千那天为止,我可以继续深挖剧里的角色,show则以踢踏舞达人为目标继续努力
轰:啊,还要努力?
湖月:Orchid已经够厉害了
安兰:(笑)。还有久违地和ishi酱一起演出,希望能创造出更多的回忆
轰:(笑)
湖月:和轰桑一起演出,我有很多仅限这次公演的感受,把这些感受刻在心里,每一场演出都要努力。还有这次是檀酱的再见公演……希望能珍惜退团前的时光
轰:我和现在的星组子一起演出,也让我自己获得了很多学习的机会,我觉得非常好。我作为专科生,到三个组参加演出。我再次认识到,主演的气场最能影响到整个组的氛围。希望下级生们不止是每一场公演,而是每天都要好好珍惜,从成为良好范本的上级生那里学习,还要怀有自己去学习的意识而努力。如果不是这样,无论上级生多努力,下级生也不会成长起来。因此我们自己到千秋乐为止,都要每天用心创造出可以成为她们的范本的舞台才行
湖月?安兰:是!
湖月:我会跟着大哥的!
安兰:跟着的!
轰:你们搞啥呢(なんでやねん)(笑)
湖月?安兰:(笑)
2005年星组长崎·舞神talk deluxe - 盛夏的一页 - 泊
 
2005年星组长崎·舞神talk deluxe - 盛夏的一页 - 泊
 
2005年星组长崎·舞神talk deluxe - 盛夏的一页 - 泊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